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这是什么绝美爱情故事……!!!

 

补漫画中……

真实流泪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Ash啊呜呜呜这样的天使为什么要遭受这种痛苦,唯一的安慰就是英二了吧呜呜呜呜呜

————————

补充一下吧,漫画Banana fish香蕉鱼,中文译名战栗杀机,动画版在爱奇艺绝赞热播中!

因为原作是三十多年前作品了,画风会古早一些。动画会符合现在审美得多,推荐去看,不要因为画风错过好作品呀!!

 

才发现lof出了个合集功能!

费劲扒拉才研究出来怎么搞,简单粗暴地分出来三个合集。这阵子都没上过线了,一更新都快不会用了hhh

 

又有一篇文被屏蔽了……!

有点懵,不晓得是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是那么久以前的文章了呀😭

之前也看到评论有说文包解压问题,我明天会去检查一下,真的出毛病的话会补档。被屏的几篇文我就不补档了,反正也有文包啦。

关于昨天发了论坛体后评论里大家都说我回来了,其实并不是。文后我也说了,只是发一下旧文,连格式修改我都是在发布之后改的,为了表明也没打tag。

可能会让一些朋友失望,但很抱歉,我没有回来继续更新的计划。三次的生活学习工作是原因,最近我会发一些日常是因为在假期,而事实上这大概率是我的最后一个暑假了😭所以真的没有精力写东西。抱歉啦大家。

 

今天雷狮被他儿子气哭了吗?

RT。

为我们心思细腻多愁善感的雷爸爸盖一栋楼。

xxx1L


哈哈哈哈哈楼主你不要搞事情!雷爸爸不要面子的吗!

xxx2L 雷爸爸一个电话


楼主你这样子小心被套麻袋23333333!

xxx3L 就有三百个安哥


雷爸爸:我没有楼主这样的逆子

xxx4L 到楼主楼下打call


等等等等!?楼上你们在说什么??

xxx5L 而且雷安辈分乱了吧


楼上怕不是村网通?

xxx6L 你是GG还是MM啊


我也看不懂啊!雷总那么霸道总裁怎么会哭??还...

 

【雷安】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文包地址:点这里点这里! 提取码:bynm

压缩包密码:本账号ID(即手机搜索用户时下方显示 id号码)


补档

好奇心与猫      

二十英寸羊皮纸    

 

一发完结


春光乍泄  R

安迷修问:“你是在向我告白吗?”

雷狮挑挑眉,“我以为我们之前已经在一起了来着,”他露出安迷修所熟悉的那种危险微笑,狂妄且势在必得,“所以这是求婚。”


七年未痒  R

安...

【雷安】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一发完结


春光乍泄  R

安迷修问:“你是在向我告白吗?”

雷狮挑挑眉,“我以为我们之前已经在一起了来着,”他露出安迷修所熟悉的那种危险微笑,狂妄且势在必得,“所以这是求婚。”


七年未痒  R

安迷修紧张死了,单膝跪地时甚至绊倒了自己。他整个扑到雷狮膝上,尴尬地差点要就地一滚滚进餐桌底下。

他的脸埋在雷狮大腿上,以至于这个场景看起来像是他要给雷狮口.交。


好奇心与猫  R

“雷狮先生,”他忽然开口,“您为什么要跟踪我呢?”

雷狮耸耸肩,“我只是有点好奇。”

安迷修没接话。他轻声念雷狮的名字,好像这...

【雷安】春光乍泄(一发完)

R18,1.4W一发完结。

从十一月开始写了很长时间,虽然仍然很多瑕疵和毛病,但自我感觉是至今写得最满意的一篇啦!

是一个关于重逢的故事,希望你们喜欢ww


点这里点这里!


这篇其实写了很多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梗,塞了好多我的个人趣味在里面hhh

其实还有几段是写完之后觉得和整体不搭调所以删掉了的,比如雷狮的“号码没有变”,本来是打算写一段后来同居但还没复合的时间里安迷修无意间发现雷狮有两个手机,一个是平时用,另一个则是十几年前的老款式,里面也只有安迷修一个人的两个号码(一个当年的,一个现在的),这就是雷狮当年的手机。

没能写出来有点遗憾。但其实成文这个程...

【雷安】有风长吟(一发完)

R18,一发完结。

武侠趴,一场(由患者主导的)误诊引发的血案。江湖人心险恶,安少侠还是太naive了啊(x


“我要死了。”雷狮说。

安迷修支支吾吾,愁眉苦脸,半天憋出来一句,“不,不能够吧……”

雷狮踢一脚郎中坐着的椅子腿,“老先生,您说呢?”面上倒是笑得如沐春风,好像刚才把人家连拉带拽拖进来给自己诊脉的人不是他似的。

郎中抖了抖,也不敢抬头对上安迷修期盼又紧张的一双眼。

“依老夫看,这内伤已累及腹内多处脏器,虽说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大碍,实则已经是回光返照。”他摸摸胡须,枯木似的老手抖啊抖,另一只手藏在广袖里头攥紧了雷狮先前塞给他的金锭子,“这位公子,活不过一个月了...

【雷安】堂吉诃德(二)

皇骑Paro,年龄差三岁的年下。十八岁皇子和陪他长大的见习骑士的故事。

前文


雷狮洗漱好后就去了议事厅,他和他的两个兄长都被国王派人叫过去,说是要检查他们的这个月的功课。

走前雷狮满脸的不爽,只差把不情愿写在脸上了。安迷修忍不住又絮叨他不要在国王面前摆脸色,他是您的父亲,您应该尊重他。

雷狮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安迷修知道他对自己的父亲从来都没有什么孺慕之情,能勉强做到不出言顶撞就已经是万幸了。

“我已经快到十八岁了,到时候便能拿到爵位和封地。”临走前雷狮对安迷修说,安迷修则正为他整理领结,“然后我就可以彻底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安迷修轻拍下男孩的胸口。这个还没成年的...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