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一则迷情剂的药效调研(一发完)

HP Paro,大纲文。就是讲个相声。

两人在一年级入学的火车车厢里相遇,雷狮当时正在用信号愈加微薄的手机给远在俄罗斯的堂弟报平安,一边温柔地对着话筒说你放心一边骂骂咧咧地抱怨这破火车信号真几把差。

安迷修在他对面坐下来,礼貌地等雷狮通完电话才说,您这样出口成脏不太好。雷狮都惊了,他就生长在一个暴力且肮脏的环境中,别说脏话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已经开始练习用枪,过不几年手上指不定都要留下人命。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一本正经又单纯天真的小古板。

所以他就用夹着俄语的各类脏话大大嘲笑了安迷修一通,把长这么大就没听说过这么多骂人的话的小男孩气了个脸通红,一路上再也没搭理过雷狮。

等到了学校,分院帽刚碰到安迷修的头发丝就尖叫着格兰芬多,而雷狮差点在高脚凳上坐到睡着。帽子在他脑子里精分似的跟自己吵架,雷狮怀疑它最后会对丹尼尔大叫把这小子赶回德姆斯特朗。

但最后他也到了格兰芬多。

他恰好坐在安迷修身边,安迷修试图改善一下关系,但在北方穿惯了貂的雷少爷今天估错了气温,穿得有点多,这半天人挤人又热得不轻,看见小男生伸一只手出来还以为是家里的老管家,想都没想就把袍子脱下来丢过去了。

安迷修面带微笑被糊了一脸。

这梁子就从此结下了。

之后几年如何互怼暂且不表,且说七年级,狮院一霸雷大爷已经组建了海盗团,带着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格兰芬多魁地奇球队狂扫三年学院杯;人见人爱的安迷修安学长也在年复一年兢兢业业地为新生小姐答疑解惑中得到了男生学生会主席的徽章,现在正为自己只骑过夜骐却没骑过马而烦恼中。

总之是甜蜜又放肆的青春期。

圣诞节来临时雷狮忙着训练球队应付暴雨和泥浆,而安迷修受獾院学妹所托帮忙补习魔药。可爱的艾比小姐想制作一瓶爱情魔药给她的梦中情人,她的弟弟埃米和安迷修劝告未果后暗自决定在制作完成前偷加点料让魔药失效,这样既免得造成麻烦也不必报告教授害小姐受罚。

谁知道爱情的力量是无穷大的,艾比在鸡血上头中比安迷修预估早得多得完成了制作,兴冲冲带着迷情剂来了礼堂。她端着加了料的南瓜汁到格兰芬多的长桌边寻找某个金发少年,被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弟弟拦住,接着安迷修完美地配合他在艾比身后用另一杯饮料完成了调包。

安迷修一手端着迷情南瓜汁,看着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走远松了口气。转身差点鼻尖对鼻尖地怼到雷狮脸上,看见这一群不良似的球队队员才想起来今天有球赛。

雷狮坏笑着冲他抬抬下巴当做问好,伸手就要拿走安迷修的南瓜汁——他对待自己的死对头一向这样放肆无礼。安迷修吓得往回收,可是雷狮牢牢抓住了他的手腕,不愧是全校第一的找球手。

“你不能喝!”

“怎么着,你这里面总不至于放了福灵剂吧。”※

“当然没有——”安迷修眼睁睁看着雷狮迅速抢过南瓜汁喝了一大口——可是里面有爱情魔药啊!

他跟本来不及阻止,只能张口结舌地看着雷狮带着小弟们浩浩荡荡地离开。

在人们开始陆续往球场走时,安迷修正在寻找因为“魔药失效”而沮丧的艾比,“艾比小姐,你的魔药的药性是对制药者产生爱慕……是吧?”

“不,是对递给他魔药的人。”艾比皱着脸可怜兮兮地说,“反正不管怎么样,我都没做成功啦!”

安迷修突然很希望自己能原地去世。

他最后还是去了球场,并且在每一次雷狮俯冲着靠近自己这附近的座位时紧张得不行,生怕那家伙会忽然从扫帚上蹦下来单膝跪地背诵情诗。

比赛结束,雷狮毫无悬念地抓住了金色飞贼。

夜晚的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吵吵闹闹,雷狮被围在众人终于大笑着喝黄油啤酒。安迷修躲在最角落的沙发上,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雷狮还是敏锐地用目光瞄准了他,就像是在空中定位飞贼一样。安迷修看着他拨开人群走向自己,然后喂了一声抛了球过来。

安迷修手忙脚乱地接住,还真踏马是个球。

雷狮把今天他抓住的飞贼送给了安迷修。

安迷修心说,艾比小姐你做的迷情剂怕不是做错成减智剂了,要不然也没听说过求爱还有这种操作的啊!?

到了深夜安迷修躺在床上,手里还攥着那只飞贼。他翻来覆去睡不着,闭上眼脑子里就开始自动播放雷狮从人群中向他走来的场景,还自动配上了bgm(梦中的婚礼)。

他迷迷糊糊做了个梦,梦里的雷狮用咏叹调向他歌颂爱情。

“哦,安迷修,你为什么是安迷修!”

可怕的是,梦里的安迷修还被感动得热泪盈眶。

他惊醒过来,被噩梦吓得一身冷汗,心有余悸地蜷成一团试图找个舒适的姿势再睡,一边小声嘟囔了一句雷狮你个砍脑壳的。

谁知道手心里那个小金球动了。安迷修吓得一丢,飞贼就落在床单上慢慢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咕噜咕噜滚出来,是一枚紫晶石戒指※。

安迷修用两指小心翼翼地捏起来,一边痛骂万恶的资本家真鸡儿有钱一边诡异地终于放下心来。

看了雷狮没被毒傻,这才是告白的正确方式嘛。

第二天他俩一起上变形课,雷狮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问他你觉得我的礼物怎么样,安迷修装傻充愣地说你说啥。

雷狮一脸看傻逼的表情翻了个白眼:“看来太含蓄你个白痴是弄不懂。那我就直说了吧,我在追你。”

接下来的日子里安锅一边dokidoki地看着雷总追他,一边内疚且痛心地在桃金娘专用盥洗室※配解药,和自己左右互搏地快要精神分裂,还要被桃金娘插刀,也都非常可怜了。

期间卡米尔还悄悄找他,说我大哥只能这么用心地追你了,你就从了吧。安哥大义凛然忍痛割爱地表示你不懂,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后来魔药终于配好了,安哥暗搓搓约雷总半夜在女生盥洗室见面。雷总还以为这货终于认清现实接受命运了,谁知道一进门就被从背后敲了个闷棍。

安哥泪流满面(并没有)地给昏迷的雷狮灌了解药,然后趁人还没醒想偷偷溜走,结果刚走到门口听见声音不对,一回头看见雷总都吐白沫了。吓得安哥扛着雷总就飞奔去找魔药学教授爵锅,银爵翻了翻患者眼皮后往雷总嘴里塞了个粪石※。

在等雷总醒的时候银爵告诉安哥,这位同学没中迷情剂,你喂他解药不是想毒死他吗?

安哥很懵,咋地没中迷情剂啊??

银爵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你们这些小孩子,做出来的药能有几个管用的啊?

安迷修现在恨不得飞到艾比的寝室去拉着她来一段华尔兹,一边跳还要一边大叫艾比小姐你的药不管用!

终于,雷狮迷迷糊糊醒了过来,看见安迷修刚想骂他你个没良心的怎么敢偷袭我,安哥就一嘴巴糊上来了。

爵哥看着俩小年轻亲得吧唧啪嗒难舍难分,心说我不该这里我该在隐形衣底。

全文完

几个我觉得有趣所以认真设定了但是在大纲里体现不出来啥作用的人设:

雷狮是俄罗斯黑帮大佬家的三公子,是个麻瓜出身的巫师,但是因为堂弟卡米尔是个一半一半所以从七岁刚刚展现天赋时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按学区分配(?)本来应该去德姆斯特朗,事实上因为出身加上本人的气质也更适合纵容黑魔法的该校。但为了反抗父亲,也为了彻底远离家族,一个人偷溜到了伦敦寻找曾听婶婶讲过的对角巷。误打误撞碰坏了外出采购的校长丹尼尔的积木,最终成功入学霍格沃兹。

多亏了黑帮大佬家学严谨,打小学英语,所以语言不成问题,可喜可贺。

安迷修则是土生土长的英国人,是一个血脉单薄的纯血家族最后的后裔。传说他的祖先曾是荣耀且伟大的骑士,所以有时候有些小骄傲地讲自己称为最后的骑士。

因为在父母去世后被一位信仰骑士道的老巫师收养调教,所以某种程度上助长了他对骑士的向往和不太合时宜的老派作风。但事实上剑术和骑术都相当不错,是单凭肉搏就能赢得百分之九十九决斗(剩下百分之一是和雷狮)的实力派,放在中世纪想必能成为一名称职的骑士。

※福灵剂是幸运药水,这里取了HP6哈利假装在罗恩的南瓜汁里放福灵剂的梗。

※飞贼里面放戒指,这是HP7复活石的梗。

※桃金娘是霸占了一间盥洗室的女鬼,虽然年纪大了,但内心还是个少女啊(x)

※HP6罗恩中毒被哈利用粪石救下。虽然是中的毒,但也和他之前误食迷情剂有关,就拿过来用了

评论(23)
热度(2683)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