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三)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一)  (二)

 

那么慢的车速也能被拦,好气

 

安迷修裹着浴巾,海边的雨夜有些冷,他不得不把领口拢紧些。

雷狮坐在阳台屋檐下的地板上,烟头的那一点红光为安迷修指路。

“想聊聊吗?”安迷修站在他身边,手撑住门框慢慢蹲下来,然后坐到低矮的门槛上。

雷狮中指和无名指夹住烟,手虚掩住下半张脸吐出烟雾。

“我们从来不会‘聊’。”

安迷修抱着小腿,把下巴放在膝盖上,“那就尝试一下——说不定聊一聊,以后就不会总是打架了。”

雷狮发出一声古怪的嗤笑,像是不屑一顾。但他还是默许了“聊聊”的提议,将还剩半截的烟捻在指间搓着等安迷修开口。

“我不知道你会抽烟。”安迷修伸手去要那半截烟,雷狮递给了他。他没抽过烟,因为医院和学校都禁烟,而这次尝试也不太成功,费了很大劲才咽下即将出口的咳嗽。

雷狮沉默了半晌才回答:“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

安迷修点头表示同意,“所以给我说说吧,我总不能对我的王子丈夫一无所知——这不符合我的人物设定。”

雷狮这次沉默得更久了,在他终于开口时安迷修已经默默学会了吸进烟雾并不呛到自己的方法。

“这次会是我最后一次遵从王室的命令了。”他声音淡淡,不像是在做出这种叛逆的发言而是在谈论天气,“和你结婚——这是最后一次了。”

“哪怕国王将来通缉你?”

“就算全国人民都通缉我也没用。”雷狮顿了两秒又补充道,“大不了跟你搭个伙,一起亡命天涯呗。”

安迷修像听到笑话一样哈哈笑了两声,“你以为是在拍公路片吗?我会同意结婚就是为了不被王室通缉,所以我不会和你一起逃走的。”

“那你就要成为可怜的被抛弃的王妃了。”雷狮的声音里带着惯有的嘲弄和讥讽,“媒体和人民最爱这种低俗小说的剧情了,他们会爱死你的,而王室的名声则会再次一落千丈。”

“但你对此毫不在乎。”

雷狮重复道,“但我对此毫不在乎。”

“那么,在逃走后你打算做什么呢?”安迷修问道。

雷狮抬起头看向遮住了星星的雨幕,“买一艘船吧——大概。你知道的,我小时候的梦想是做一个海盗。”

“我当时还为此和你打了一架。因为我想做骑士,而王子跑去做了海盗的话我就没有效忠的对象了。”安迷修想起儿时的小事,忍不住轻笑起来。

雷狮也笑了,他俩很久没有那么融洽得说过话,这有点古怪,但感觉不赖。

所以他打算说一些本绝不会说的事。

“你知道我老妈吧?”

安迷修当然知道,毕竟从小到大他不知道多少次被雷狮抱怨成像这位有点唠叨有点婆妈的王后。她为国王诞下三个儿子,在幼子不满六岁时病逝,安迷修见过她的照片,是一位笑容温柔的美丽女士。

但王室的名声也正是在她嫁给当时还未即位的王储后从勉强维持脸面变得岌岌可危的,到后来甚至不得不利用年幼的王子来挽回公众声望——坊间流传着王后是被标记后才被迫定下婚约的,而王储娶她只是为了她家族的势力和财产。在婚后王后更是被拘于王宫深处当做生育的工具,直到去世。

这些话题在王宫内是禁语,安迷修也从未问过雷狮这是不是真的。

雷狮轻声说:“我见过她的痛苦,所以我绝不会做和那个人一样的事。”他别过头躲开安迷修的目光,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让雷狮感到喉咙发梗,“我还做不到在保全你的前提下拒绝婚约,所以我只能和你结婚——但我不会强迫你做更多了。

“再等一等,等我有了足够的力量,我会把自由还给你的。”

安迷修笑了一声,“我本来还想说,既然你要做海盗,我就去给你的水手们做随行医生好了。现在看来你也不稀罕我嘛。”

雷狮转过了头,安迷修看到他明亮的眼睛,“你不应该更愿意做讨伐海盗的骑士吗?到时候来我的船上喝杯酒吧,这就足够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出来:“所以不要再说什么‘礼物’的蠢话了,你不是什么可以被当做礼物的死物。你是人,你是我承认的对手,你是……”他张了张嘴,黑夜掩住了他嘴角的一抹苦笑,“至少在六岁的时候,你是我的朋友。”

安迷修看着他,“谢谢。”

“得了吧……”雷狮有点尴尬地再次扭过脑袋,“从你嘴里听到这句话可真怪。”

安迷修轻笑出来。他终于明白了这一周以来雷狮的温柔的原因,这让他觉得始终吊着的心脏终于沉了下来。他也是真的感谢雷狮,因为雷狮彻底打碎了某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期待,安迷修终于可以死心了。

“那么,要接个吻吗,”安迷修轻松地说,“朋友?”

雷狮低低哼了两声,然后把架在腿上的手放下来撑住地板,向安迷修的方向倾过身。他们分享很多吻,但好笑的是从不会在做 爱时碰对方的嘴。所以雷狮有时会在快要入睡时问安迷修“要接吻吗”,然后和他交换一个肉麻兮兮的晚安吻。

安迷修一边看着雷狮微颤的睫毛,一边温吞地探出舌尖亲吻他的唇角。安迷修总是睁着眼接吻的,因为他把每个吻都当做最后一个。


雨下了整夜,上午时天阴得像是之前的阳光都是幻觉。安迷修嗅着潮湿到快要溢出水来的空气醒来,看到窗子咧开口,风把脆弱的细纱窗帘吹得绞成一团。

他倦怠地爬起来,从地板上拎起浴袍披在身上然后关上窗。下楼时他闻到了蛋白质烧焦的味道,八天了,雷狮依然是个不可救药的鸡蛋杀手。

安迷修嫌弃地抢走煎锅,把对于毁掉所有存粮跃跃欲试的雷狮赶走,然后慢吞吞地做好蛋卷和燕麦牛奶。

在他把两盘蛋卷端进餐厅时雷狮自觉到厨房取奶锅和玻璃杯,他俩面对面坐定在餐桌两侧,自然地好像一生中的任何一天都是这样共进早餐的。

安迷修把食物塞进嘴里,然后和雷狮有一句没一句地斗嘴,他们总是能为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毕竟他们从灵魂到躯壳都截然相反。

雷狮装作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安迷修也默契地陪他表演。也许雷狮认为他们已经算是心照不宣的朋友,可安迷修自己心里清楚他昨晚撒了谎——他不想和雷狮做朋友,在他几年前逃走时不想,现在依然不。

但如果雷狮想,他会努力试着去做的。


他们在下午出门采购,没想到半路又下了雨。

安迷修发现他们刚好走到了上次那条有长椅的小街,而街上的商户在长椅边架起了红白条纹的圆伞。

“我去买伞吧,你在这里等着别动。”雷狮说完把手里的购物袋塞给安迷修,转身就要冲进雨雾。

安迷修不禁失笑,雷狮总是这样不由分说,以至于就算是好意也会常常令人不快。

“等一等。”他叫道,雷狮停下来转身看他,安迷修隔着细细的雨线也能看清那双紫色眼睛,“帮我带一支冰淇淋回来吧。”

他仰靠在椅背上,无聊地用脚跟打节拍。

“殿下,好久不见。”

安迷修把脖子搭在椅背上方,向后仰头。他看到那个叫维德的狗仔——按他自己的说法,自由记者——正背着手站在长椅后,笑眯眯地摆出一张温和无害的脸。

“好久不见。”安迷修坐直身子,侧过头矜持地微微点头——王妃面见平民的标准礼仪。

“虽然我们才刚刚见面,但我猜您这就准备去找王子殿下了,是吗?”维德问道。

安迷修耸耸肩,这就很没有王妃的风范了,“不。我在这里等我的丈夫回来。”

随即他注意到维德谨慎地抬眼看了看街那头,像是在提防雷狮忽然出现。但圆滑的记者先生很快收敛了表情,微笑着说:“是吗,那看来今天我有幸能与您多聊一聊。”

“也没有什么可聊的。”安迷修冷淡地垂下眼,“我对于您的职业没什么了解,您应该也不了解王室。”

维德笑得很诚恳,“我当然不了解王室,但您应该很熟悉我的某些同行——从六岁起就追在您身后的那些。您可以对我这个小人物说些心里话,就算现在已经是王妃殿下,也难免会为此对王室有些不满的吧?”

安迷修笑了笑,这次不是营业微笑,而是他真的被逗乐了。以前不是没有想从他嘴里套出料的狗仔,但像维德这样狡猾的可还是第一个。

“我确实偶尔会对王室不满,”他看到维德的眼睛亮了起来,“比如现在,我的丈夫还没把我想吃的冰淇淋带回来。”

雷狮回来时安迷修正蹲在伞沿下研究地砖缝隙间的野草。

“你白痴啊,也不怕被淋到吗?”雷狮用鞋尖踢了踢安迷修的脚踝,沾了些雨水上去。

安迷修撇嘴,坐回长椅后抬起小腿在雷狮的裤脚上蹭了蹭脚踝。

“给你的冰淇淋。”雷狮伸长了手,回来的路上冰淇淋化了一些,好险没淌到他手上。

安迷修握着雷狮的手腕,低下头先舔掉快要漫出甜筒的奶油。雷狮小臂上的皮肤很热,在湿淋淋的雨水中仍散发出干燥热气。

“快拿走,我手都酸了。”雷狮不耐烦地催促道。

安迷修满足地咬下一大口甜品,被冰得嘶嘶哈气。他忽然凑过去咬住雷狮的嘴唇,雷狮也被冰得一抖。

他吃吃笑着按住雷狮的后颈,抓着发尾免得他躲开。他把化成甜水的冰淇淋喂进雷狮嘴里,结果被好胜心方向奇怪的雷狮当成了某种比赛。最后他俩小幅度扭打着险些从长椅上摔下来,嘴角下巴甚至脖子上都沾上了白色的甜液。

雷狮嘟囔着黏糊糊的难受,安迷修还在忍不住低声地笑。

“你脑子坏了吧,这能有什么好笑的啊?”雷狮瞪他。

安迷修笑到连眼睛都弯弯得眯起来,“因为冰淇淋真的很甜啊。”

 

TBC

 

(四)

 

报告意外提前结束了,我飞奔回来做外链,现在手还冻得有点抖……

总之这一篇真是发得艰难,希望不要再被屏蔽了。希望大家喜欢呀!

评论(75)
热度(3417)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