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四)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一)  (二) (三)

 

为期两周的蜜月即将结束,安迷修在归国前一晚收到了丹尼尔的视频邀请——雷狮正忙着打游戏,没功夫搭理。

丹尼尔在安迷修出国的第二年接手了公关部,而就连雷狮也不得不承认他和以前那些饭桶不是一个级别。他带着十几年来都没遭遇过如此危机的公关部力挽狂澜,在安迷修突然出国并且两人几乎等于断交的情况下成功粉饰太平,以至于至今公众都以为那些摆拍是王子和挚友——现在应该是恋人了——久别重逢后的真情流露。

“殿下,我猜您对这次旅行很满意?”

安迷修点点头,敷衍地跳过寒暄这一环节“明天还有发布会吗?”

丹尼尔翻开面前桌上放着的日程计划,但他早就把上面的每一个字都记在脑子里了,“只在晚间有一个小小的受访活动。”

安迷修在备忘录上记下时间和采访媒体的名字,丹尼尔接着说:“如果结束后还有时间的话,有两位部里的新成员想给殿下引见一下。”

“新成员?”

“是的。”丹尼尔低头看了看人事部交给他的资料,“陛下的意思是,婚后两位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了,所以我们安排了两名‘生活助理’。请放心,他们都很专业——无论是作为助理还是公关。”

安迷修明白了过来,这是被放在他们身边确保这场全靠演技的婚姻不会在公众面前出戏的配角。

他无奈苦笑,也只能点头。

 

采访的问题都很无聊,是他们在公布婚讯后就已反复背熟了答案的。唯一多出来的问题是王室会不会在明年迎来一位新成员。

安迷修看着衣装得体但仍掩不住神色中对皇家爆料的狂热和贪婪的官方狗仔,面带优雅微笑一一回答。

无非是什么还想再享受些时间的双人世界,对于这方面顺其自然之类的客套话。他们在镜头前亲昵地揽着对方的腰,坐下后也不忘十指相扣露出熠熠发光的戒指。

记者们心满意足地带着一肚子“王子王妃甜蜜不减”“童话般的王室爱情”之类的小说稿离开,而门阖上后雷狮就抽离了搭在安迷修侧胯上的手。

他们有阵子没演戏了,不约而同都有点担心会用力过度。而太投入的后果就是尴尬也直线上升,雷狮尚能维持平静,大喇喇地瘫回沙发上挤掉第二个人的位置,安迷修就忍不住轻咳着背过身去,从茶几上取了块小点心塞进嘴里。

门被猛得撞开时他俩都吓了一跳,雷狮不满地坐直身子把双肘撑在腿上,危险地眯起眼看向来人。

安迷修好奇地看着跑进来的金发男孩,他看起来年轻且快活,显然与这座死气沉沉的阴郁宫殿格格不入。

“您好!我的名字是金!”男孩几乎是蹦到安迷修面前的,他两手一起握住安迷修的右手时雷狮低低哼了一声。

金完全没意识到王子的情绪问题,只顾着把安迷修通过握手摇散架,“您就是王妃殿下对吧!”安迷修连一句是的都说不流畅,他感觉自己在剧烈抖动,“您和照片上一样好看!”

“傻小子,真不会说话。”门外传来了另一道陌生嗓音,“这时候应该说‘比照片更好看’才对。”

金转过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哦这样啊,谢谢你凯莉!”然后他又转向安迷修,“您比照片更好看!”

安迷修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喜欢这个男孩。

叫作凯莉的黑发姑娘显然也被逗笑了,但她快速用余光瞟了一眼面无表情的雷狮,迅速收起了表情换上安迷修所熟悉的营业假笑。

“您好,殿下。”她伸出手,安迷修礼貌的握住摇了两下,“我是凯莉,将会是您丈夫的生活助理。”

金在一边用力点头,安迷修有点担心他的鸭舌帽会被颠下来,“我是您的!虽然我没有凯莉聪明,但您放心,我也很能干的!”

 

雷狮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时安迷修正坐在床边听电话,看到雷狮后他把手机开成扬声,放在床垫上示意雷狮一起听。

丹尼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我很抱歉,今晚临时被别的事情绊住了没能和金他们一起来。”

雷狮嘲讽道:“被绊住了,这就是你身为王室首席公关顾问的职业素养吗?”

安迷修瞪他一眼以示不赞同,雷狮不甘示弱地瞪回去。丹尼尔好脾气地无视雷狮的挑衅,接着说下去:

“金和凯莉都是我很看好的新人,相信您们也会喜欢他们的。”

可雷狮今晚就非得唱反调:“我不喜欢。那个金毛小鬼成年了吗?”

安迷修打断他:“你安排得很好,我挺喜欢金。雷狮也会和凯莉相处愉快的。”

他们又聊了一会儿,鉴于雷狮忽然变得像十年前一样幼稚,丹尼尔的每句话他都要提出质疑,安迷修还是关掉了扬声器单独通话。

安迷修放下手机后雷狮说道:“你喜欢他?认真的?”

安迷修没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他确实觉得金会是个可爱的朋友,对比他之前对助理的设想,这已经是个大惊喜了。但他不打算让雷狮知道自己对金有多满意,毕竟从中学起这家伙就致力于对每一个安迷修有好感的人做恶作剧,直到他被彻底孤立,只剩下雷狮。

“他是Omega——没别的意思,只是提醒你一下。”雷狮还在不依不饶,这让安迷修回忆起糟糕的中学时代。

他不免有些不耐烦了,“我有鼻子,我闻得出来。”

雷狮高高挑起眉,没再说什么。

 

昏黄壁灯被关掉后房间陷入昏暗,安迷修今天很累,与之相对的是过分活跃的精神。他甚至感觉有些耳鸣,只好抬起手按压酸胀的太阳穴。

“还没睡吗?”雷狮轻声说。

安迷修含糊地嗯了一声,“有点头痛。”

雷狮烦躁地啧了一声,大概是在不爽安迷修的动静打扰了他睡觉。

然后他坐起了身,安迷修听到他弯腰在床头柜抽屉里找什么东西。

“你可真麻烦。”雷狮抱怨道,他把一支没拆封的胶管丢在两只枕头中间,因为看不清差点砸中安迷修的脸。“过来。”他掀开被子,拍了拍大腿。

安迷修撑起上半身,慢吞吞地挪到床中央,然后把脑袋扔在雷狮腿上。

雷狮拾起胶管,撕开纸封往手心挤出透明药油,然后合起手捂了一会儿,再抹到手指上为安迷修按揉太阳穴。

“没想到还有剩啊,我还以为都用光了。”安迷修捡起又被丢在一边的胶管,没话找话地说。

雷狮的指尖微微顿了半秒。

“你白痴吗,就算没用光也早就过期了。这是新买的。”

安迷修从高中起就有偏头痛的毛病,几年来雷狮也被他拖累着快要成为按摩专家。他每次都会骂安迷修弱 鸡又麻烦,但还是会在药油用光后补上一箱新的。

安迷修闭着眼,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在适应黑暗后雷狮能看清他的脸,就算睡在自己最讨厌的人腿上,也还是一副毫无防备的蠢样。

“……”他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请进,请进!”安迷修的养母笑得有些过分热情,这种表情和她一向刻薄的五官十分违和。

雷狮假笑着点头,安迷修看出来他内心在翻白眼,而养母还以为这是殿下在对她示好,于是笑得更谄媚了。

不管怎么说安迷修都没在养母家里被苛待过——也许六岁前有,但那已经是太久太久之前,养母曾用每天份的烤鸡翅贿赂他忘掉,他也就忘掉了。

但说实话,安迷修和他的养母并不是一类人,所以成年后他就不太回到这里了。这次是婚后必须的行程,出发前安迷修踩着雷狮的脚趾逼他发誓不许阴阳怪气,而雷狮用一个背摔作为报复。

“她不会真的以为我‘感谢她为我抚养了我的妻子’吧,”雷狮在房子后面的小菜园里对安迷修小声说。他倾身凑在安迷修耳侧,外人看上去就像爱侣间的悄悄话。

安迷修微笑着对好奇望过来的养母颌首示意,掀动嘴唇轻声回答:“对,她真的是这么以为的。所以请殿下您装得更像一点。”

雷狮发出一声有点滑稽的嗤笑,引得养母再次看过来,他只好摆出一张恶心的笑脸才过关。

坐在离开的车上时安迷修疲惫地扯开领带,他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很熟练于扮演雷狮的王妃了,而这一发现让他心情很糟。

雷狮看起来也很不快,毫无疑问,陪一个虚荣愚蠢的人演阖家欢乐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安迷修感到有些愧疚,虽然王室那边的亲戚也不好对付,但至少雷狮可以肆意表达对这桩婚姻的不满,而安迷修只用坐在一边当雕像就够了。

“嘿,”安迷修试探着叫了雷狮一声,“快要路过学校了。今天是周末,学校里不会有人。你想去看看吗?”

雷狮将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背着光安迷修看不清他的眼神。

“好啊。”雷狮说。

 

周末的校园空无一人,守门的管理员已经不是十年前那个铁面无私将迟到的王子关在门外的老头子。

管理员哆哆嗦嗦地打开大门放王子的车进来,在安迷修温声说谢谢您时感激地抬眼笑了笑,然后又被雷狮的一眼吓到埋下头去。

安迷修不明白为什么大多数人都畏惧雷狮,毕竟在他看了这家伙只是个傲慢又霸道的混蛋。所以他猜是雷狮的表情太凶恶了,于是捣了捣雷狮的手肘示意他笑一下。

雷狮不明所以地看他一眼,像看一个傻子。

司机被命令等在车里,他俩并肩走进已经十年没来过的教学楼。安迷修一眼就看到走廊墙上挂着的王子的毕业照,他自己就站在旁边。

他羞耻地转过头去想快点逃开,而雷狮借着他的不对劲发现了那张老照片。

“哦,毕业照啊。”他硬拽着安迷修站定在照片前,饶有兴趣地打量十年前的自己,“果然,你什么时候都张了一张白痴脸。”

他嚣张地笑着大步走开,完全不理会安迷修的抗议。

 

这栋楼的每一处都拨动着安迷修的回忆,他慢悠悠地跟在雷狮身后走走停停,回想自己的高中时代。因为雷狮,那段时间他过得有够艰难,以至于多年后都不愿回顾。可现在再试图找到那些糟糕片段,却像是被搅碎了记忆一样怎么都想不起来。

他看着几步前雷狮百无聊赖的背影,忍不住笑出来:“真是个烦人的家伙……连一点怨恨你的借口都不留给我。”

雷狮没有听到,只是继续向前走。

 

毕业生们总喜欢在天台的墙砖上刻下或豪言壮语或真情告白的字,可雷狮和安迷修没有刻——他们可不想第二天就被拍照弄得全国皆知。

雷狮把一只脚踏在栏杆下的台阶上,看向楼下的风景。安迷修顺着刻字一个个看过来,最后停在他身边。

“站在高处就会想大喊,是不是?”他开玩笑地说。

安迷修本没打算得到嘲笑他幼稚以外的回答,而雷狮只是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

他把手展开放在嘴边,深呼吸后大声喊道:“我喜欢大海!”

安迷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而雷狮放下手,坏笑着冲他挑了挑眉尖。安迷修意识到他是在挑衅,于是愤愤不平地站直身子走到雷狮身边。

他也举起手在嘴边展开成扩音的手势,“我喜欢星星!”

雷狮紧接着喊道:“我喜欢啤酒!”

“我喜欢鸡翅!”

他们像是还没从高中毕业的小鬼,不认输似的一遍遍叫唤着。最后安迷修喊到喉咙都有些疼,咳嗽两声后开心地笑起来。雷狮也笑了,他向后退了两步看着安迷修眉眼舒展的侧脸和挺拔的腰背,笑得无声无息。

他默念道:“我喜欢你。”

 

TBC

 

(五)


几个比较重要的角色终于全部出场啦~还有一个幕后小boss就让他到最后再华丽转身吧hhh

这一更主要是在谈恋爱。你们说甜不甜,甜不甜??(papi脸)

评论(77)
热度(3297)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