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六)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预警:这一章有直白的cece描写,注意避雷。

(一)    (五)

宴会厅的一角已经架好了舞台和座椅谱架,有零星几个乐手在台上调试音响。穿着黑色西服的侍者们端着餐盘穿梭在厅中,长桌上已经摆满了样式精致的餐点和各色酒精饮料。

 

安迷修到的时候正有两个女仆踩着梯子往厅门外的圣诞树上挂彩灯,他帮两位小姐递了几次工具,闲聊几句后走进厅内。他到得还很早,与会的贵族和各界大亨还一个都没到,只有几个受邀的记者来得比他更早。

 

为了不被逮住,安迷修贴着墙飞快地躲到了阳台去。好的晚宴总是需要有几个掩在纱帘后的昏暗阳台,用来给矜持的绅士淑女们在夜色的掩护下密谈或幽会。

 

可惜十二月末的阳台有点太冷了,安迷修躲在背光的墙角抱住手臂,为了风度他只穿了标准的三件套,这实在不保暖。他闷闷不乐地搓着手臂,忍不住埋怨非得把凯莉叫到卧室为自己打领带的雷狮。

 

他努力站在一个被当成了电灯泡的朋友的位置来看待这件事,只是不太成功罢了。

 

 

雷狮在厅中已经人声嘈杂时才姗姗来迟,他一路同每个人假笑寒暄,甚至在面对长兄时也笑眯眯地说了圣诞快乐。

 

他走走停停,游刃有余地周旋在心怀鬼胎的精英和贵族们中间。他表现得太自然,以至于没人注意到三王子最终钻进了一扇阳台门晃动的纱帘后。

 

“哟,这是想把自己冻成冰棍吗?”雷狮嘲讽地说。

 

安迷修靠在墙边,装作自己在研究垂在眼前的爬山虎而没有听见。

 

“啧。”被无视的人略显不满,走到他身边踢了踢他的小腿。

 

“哇哦!”安迷修浮夸地小小蹦了一下,“这不是王子殿下吗!”

 

雷狮挑起眉,只是从口袋里抽出了烟盒,抖出一根咬在齿间。他递到安迷修面前,安迷修抽出一支。

 

“再借个火。”安迷修咬着滤嘴,说得有些含糊不清。

 

雷狮垂着眼为自己点烟,把手挡在颤颤巍巍的火苗前免得它被晚风吹灭。橙红的光点亮了起来,安迷修本打算伸手接过火机,雷狮却忽然拖住了他的后颈。

 

干燥温暖的掌心扣住他颈后的皮肤,不容置疑地按着他靠近。安迷修微微睁大了眼睛,看着两支烟头轻碰在一起。

 

浅浅的白烟随着一声轻笑从雷狮唇间溢散出来,他松开了手,然后开玩笑似的弹在安迷修的眉心。

 

“白痴,都对眼了。”

 

安迷修尴尬地向后退半步,借揉眉心的动作掩住双眼。苦涩冰凉的薄荷味顺着鼻腔灌进肺中,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烟灰和烟味都被夜风吹散后他俩回到厅内,手挽着手作出亲密无间的假象。

 

国王到了,他们站在不远不近的位置等待国王为圣诞祝词并宣布晚宴的正式开始。安迷修注意到最年长的王子就站在附近,而两兄弟都对彼此视而不见。

 

祝词结束后国王很快就离开了,这是上位者的特权和表现这份特权的小手段。雷狮当然还没有享用这份特权的资格,只好留在宴会上同鬣狗般一圈圈围上来的投机者斡旋应付。

 

安迷修安静地退到了墙边,这种场合下雷狮并不需要他。

 

在安迷修因为无聊而吃掉第三份甜点时,神秘的记者先生出现了。

 

“我记得你是自由记者。”安迷修没被神出鬼没的维德吓到,只是带着些讥讽说。

 

维德无辜地摊手,“这次只是被有来头的报社约了稿——我本来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想到可能会见到您,便还是来了。”

 

安迷修搁下刀叉,转头直视维德的眼睛。记者看起来十足真诚,可安迷修是比他经验更丰富的演员。

 

“已经是第四次了吧?”他冷淡地问。“事不过三,你到底想要什么。”

 

维德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您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是吗,”安迷修说,“那我们也没必要聊下去了。”

 

他说完便转身要走,而不出他所料,维德在他背后说道:“我注意到您仍然未被完全标记。”

 

安迷修停下了脚步。他当然没被标记,毕竟在蜜月期间的热潮期结束后,他和雷狮就再没做过了。

 

“那又如何。”安迷修转过身,用在他身上极少出现的冷酷眼神看向维德,“王室成员的隐私也轮得到你置喙吗?”

 

维德令人敬佩地仍维持着镇定,“我本意不是这样。殿下,我只是想帮您——尤其是在发现王子殿下同他的助理间的小秘密之后。”

 

安迷修眯起了眼,维德猜他是在评估自己的利用价值。最终安迷修说道:“到阳台上说吧。”

 

 

雷狮用余光看到了安迷修从阳台走出来,他的脸有些红,雷狮告诉自己这是被冷风吹的——和几分钟前为了避嫌早些离开的绿发男人无关。

 

他注意到安迷修的助理也看见了这一幕,那个没心眼的金毛小鬼正打算冲过去质问安迷修刚才都做了什么。凯莉及时拦住了金,雷狮用眼神示意她看住这个头脑发热的小鬼。

 

向身边的权贵们道过失陪后雷狮缓步走向安迷修,在靠近时从侍者手中的托盘上取下两杯香槟。

 

“要吗?”他问。

 

安迷修淡淡看他一眼,接过酒杯仰头灌下。这不是合乎礼仪的饮酒方式,安迷修低声嘟囔了句我口渴了。

 

乐团正演奏着舒缓的华尔兹,除了三两聚在一起聊天的人外,大多数宾客都在舞池中跳舞。安迷修捻着酒杯细伶伶的杯脚,漫不经心望向舞池中翻飞的裙摆。

 

他把酒杯放到桌上,抬眼看向雷狮,“跳舞吗?”

 

雷狮注视着那双绿眼睛,也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酒,它们仿佛漾着酒液一样湿润明亮。他握住安迷修伸到他面前的手,带着他的王妃走入舞池。

 

这是一支慢舞,安迷修放松地任雷狮带着他旋转摇晃。雷狮注意到安迷修看起来很累,他似乎已经喝了不少酒。

 

“今天夜里看不到星星,”安迷修慢吞吞地说,“云太重了。”

 

他疲惫地把头靠在雷狮的肩上,迟钝地眨动眼睛。他们还在跳舞,可是已经合不上节拍了。本不算明显的体型差距在这时体现出来,在外人看来安迷修差不多是被拥进了雷狮怀里。

 

“你想回去了吗?”雷狮问道。

 

安迷修沉默地点点头。


点这里点这里


TBC

(七)

最后那个吻确实是出自于本能,但对雷狮而言那是Omega的本能,对安迷修而言却是揭下伪装之后最纯粹的爱的本能。

这一章写了好久,这种车真的好难开……


评论(148)
热度(3457)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