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八)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一)  (七)

南巡的某一站刚好就是金的家乡登格鲁,这座以矿源闻名的小城曾经是国内最贫困的地区之一,沉重的苦役和赋税让它的人民苦不堪言。但这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再加上近年来王储开始分担政务后着重处理了包括登格鲁在内的城建问题,就算是为了在国王面前不丢面子也不能任由这里继续一贫如洗下去。


公关部本以为金肯定会跟着王子夫妇一起出巡,除了助理还能兼任导游,可金却主动找了丹尼尔。


“我之前都是稳稳当当呆在王都,对于应付旅途实在没有经验。两位殿下第一次一起出巡,还是稳妥些好吧?要说导游这事就更没谱了,我离开家那么久,变化太多我都不认得啦!”金吐了吐舌头,“我觉得凯莉肯定能胜任,至于我就不跟着帮倒忙了!”


丹尼尔打了电话询问安迷修的意见,对面沉默片刻,表示没有异议。


圣诞假期结束,王子和王妃踏上前往南方的旅程。



抵达登格鲁时已经是南巡之旅的第八天傍晚,安迷修对于一切流程已经驾轻就熟。他们一如既往地在机坪上和列队欢迎的官员们握手寒暄,随后准备乘车去下榻的酒店。


“殿下,我们安排的这位向导相信不会令您失望,”停车场上,某个殷殷跟上来的官员对雷狮说,他向雷狮示意自己身边的年轻人,“您看……”


雷狮瞥一眼那人,是个模样温柔到了低眉顺眼地步的家伙,一张清秀脸孔上还带着些含羞带怯的笑。安迷修脚步不停,直接绕到车另一边拉开门坐进去。


“哼。”雷狮冷冷笑一声,“向导?我自己会找。”


说完他连再一个眼神都欠奉,转身便走。凯莉跟在他身后对满头冷汗的官员笑呵呵地摆手:“殿下的意思是,不用白费心思了。”


雷狮重重地坐下来,安迷修垂着眼皮看鞋尖也能感觉到车子一晃。


“没给人好脸色?”他冷淡地问,好像只是例行公事。


“有必要吗?”


安迷修没有回答。


雷狮向后仰靠在座椅上,就算是狭窄的车后座也不妨碍他一副大爷像,“全国没有人不知道三王子新婚燕尔恩爱无猜,你猜为什么这里的人就敢给王子塞人,还是当着王妃的面?”他粗暴地拍在车窗按钮上,面侧向外点燃了烟,“我那位好大哥可是早就在这儿等着我了。”


“……”安迷修终于抬了眼,“别抽烟了。”


车子平稳滑出停车位时,安迷修和雷狮已经夹枪带棒地吵起来了。雷狮说的有一点没错,他们这算是到了王储的地盘,面对王储的狗们时没有给好脸色的必要,自然也没有装恩爱的必要。


“你真是不可理喻!”安迷修别过脸直视前方,却不期在后视镜瞥见一抹雷狮的脸。他忿忿重复了一遍:“不可理喻!”


雷狮嘲弄地伸手勾他脖子,“你难道是第一天知道吗?”安迷修不停地躲,他便索性凑过去对着耳根吐一口白烟,“现在才装出一副三贞九烈的蠢样给谁看。”


“你——”安迷修气恼地转过头推他,却被烟雾蒙了两眼。


“真可怜。”


雷狮说完,兴趣缺缺地坐回自己那半边座椅,安迷修僵在原地半晌,终于还是泄了气。


“就不能各退一步吗?”安迷修再次看向自己的鞋尖。这一周来他愈发感觉到和雷狮的隔阂,他们没法正常交流,没法心平气和地讲话,甚至没法安生地共处一室。镜头前粉饰太平,只剩下两人时便必定是冷战和相互折磨,这档事他俩从小做到大本该早已习惯,却在六个月前小岛上幻梦一样的蜜月后越来越难以忍受。


安迷修猜自己是被蜜糖熏晕了头脑,才会为他们理所应当的恶劣关系感到难过。


“少天真了。”雷狮冷嗤,“收起你那些可笑的念头吧,我退一步,那个人进的就远不止一步了。”


安迷修无言以对。他本不是想说这个,但如今没法再做解释了。


雷狮在熄灭了烟头后升起车窗,沉默便慢慢塞满车厢。安迷修盯着脚下发呆,试图放空头脑以拜托令人窒息发狂的现实。


他是被一阵猛然震动惊醒的,他立刻转向制造这动静的罪魁祸首:“你干什么?!”


雷狮脸色不豫,狠踹了前方椅背脚还半踏在上面没放下来。


“王妃问你话呢。”他阴沉着脸,双眼危险地眯起来盯住司机的后脑勺,“你在干什么?”


不详的预感升腾起来,安迷修迅速转身看向身后。没有凯莉和保镖所在车队的灯光,漆黑夜色沉如凝质。就算车队需要和最前方的车保持距离,这距离也未免太大了些。


“这是怎么回事?”安迷修问,他能感觉到胸膛里心脏砰砰地跳动,他只是明知故问。


司机没有回答,继续把持着方向将车开进浓稠的黑夜中。雷狮不耐地咋舌,然后直接探身向前用手臂勒住了司机的脖子:“停车。”


要害受制,司机动作慌乱了起来,方向盘左右乱打了几下,好不容易归于稳定。雷狮继续用力,逼他窒息以交换车上的主导权,两人小幅度地扭打起来,车子勉强维持着安全阈值线下的行进。


安迷修靠在后座上以减小不时的震荡和左右摇摆带来的不稳,强作镇定看着发生的一切。他试着深呼吸来安抚自己疯涨的心跳,但眼角却捕捉到一抹转瞬即逝的亮光。


“……雷狮。”他沉声道,“雷狮,有哪里不对。”


“哈?”雷狮百忙中不耐烦地回了他一句,而变故就在一瞬间爆发。


藏匿在黑暗中的杀手露出獠牙,突然打开的前灯晃花了两人的眼。趁机逃出钳制的司机拧着方向盘油门全开迎了上去,安迷修只看到对面那辆摩托狰狞撕裂的黑夜的车灯,引着他们所在的轿车冲上安全带。


轰鸣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击碎了车厢内凝滞的空气,一时间天旋地转。随后安迷修发现时间放慢了似的一帧一帧从眼前滑过——他看到雷狮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惊恐,瞳孔缩成针尖一般,嘴角紧绷着抿成一条线。他看到雷狮向自己扑过来,身体相撞的声音低沉如从地底传来,接着自己便被牢牢按在了雷狮和车座间安全的狭角内。


安迷修看到破碎的玻璃划过雷狮的面颊,带出一条尖锐的血线。那滴血重重砸在了安迷修的脸上,滚烫到灼人。而接下来是更多的血,粘稠且沉重地涌到他胸口,浸透他的衣襟。车窗碎得彻底,冰凉夜风窜进来,安迷修却被热血泡得浑身发烫。


啪嗒一声,安迷修扭动僵硬的脖子,是雷狮的烟盒落在他身侧的车门上。他想去拾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迟钝的大脑似乎是接收不到痛感,他便挣扎出疲软破碎的手臂去够,伸长了指尖想要抓住那被血泡软了的纸盒。


等终于将烟盒攥进手心时,安迷修看到了远处姗姗来迟的车队的灯光。时间开始正常流转,一切感官涌回大脑,他听到车胎急刹时蹭在公路上刺耳的声响,保镖们在嘈杂地交流,然后是清脆的鞋跟敲打着地面快速靠近,一双桃色高跟鞋闯进他的视野。


“凯莉……他……”他嘶哑唤道,然后失去了意识。



“你慢一点,慢一点!”安迷修被拽着手在走廊里飞奔,两步前是嚣张大笑着的雷狮。


“你太弱了吧,跑这么两步就不行了。”雷狮嘲笑道,“怪不得是Omega。”


安迷修又气又恼,他在三个月前分化成Omega,从那之后就总被甚至都没进入分化期的雷狮调侃为娇气柔弱。他一开始会以拳头证实自己一点都娇弱,但雷狮屡教不改到就算脸上贴着OK绷也一再挑衅,安迷修的正名行动就被公关部强制叫停了。


打都不能打,安迷修快要被生生气炸。


“你,你到底——”他边跑边喘,还差点撞上抱着一摞床单的女仆小姐,“——对不起!雷狮你到底要干嘛!”


他们刚刚从学校回到王宫,任性的小王子甚至都不等车停稳就扯着他的玩伴窜了出去。安迷修一路上无数次想要弄明白自己被当风筝放了是为的什么,可雷狮根本不搭理他。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终于到达目的地,是王宫里安迷修最熟悉的地方——雷狮的卧房。王子一脚踹开门,把安迷修推进去,安迷修踉踉跄跄被推到了床边,一个狡猾的勾腿将他绊倒仰躺进柔软床垫里。


他还有点喘,索性便摊平了手脚休息。


“现在还没到时候吗?”安迷修懒洋洋地问。


“给本大爷老实等着。”雷狮这样说道。安迷修抬手掩住半张脸,闭上眼慢条斯理地调整呼吸,除了自己的心跳声他还听到了雷狮拉起厚重窗帘的声音。


接着床垫微微陷下去,雷狮也爬上了床。安迷修感觉到雷狮像是打架时那样压坐在自己大腿上,然后微俯下身两手撑在他耳侧。


“睁眼。”


安迷修睁开眼,看到一整片星空,和星空下的雷狮。


深蓝色的缎子一般的底色上流淌着点点星光,但对安迷修来说比那更美的一对紫色的眼睛。他怔怔看着上方,却忘了自己是在看星空还是看雷狮。


而雷狮被安迷修茫然怔忡的表情取悦了,于是利落地翻身离开躺到了安迷修身边。


“漂亮吧?十五岁生日礼物,你的肯定比不过我给你的这份了!”他得意洋洋地声音惊醒了安迷修。


“……”安迷修半晌才寻回自己的声音,“怎么想起来要弄星空灯?”


清脆快活的少年嗓音说道:“因为我记得你说过喜欢星星嘛。”


安迷修便是从这一刻起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毕竟二十九岁的雷狮只会记得从某份小报上看到的,“王子的未婚夫说,他喜欢大海”。


“是啊,”安迷修笑了,“是啊。”


他笑得模糊了眼,璀璨星光晕成一片光影。


“是啊,我喜欢你。”



安迷修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

 

TBC

 

(九)


评论(92)
热度(2910)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