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堂吉诃德(一)

皇骑Paro,年龄差三岁的年下。十八岁皇子和陪他长大的见习骑士的故事。

本章有车,注意避雷。

 

这只是最普通的一个早晨——女仆小跑着穿过偌大的皇宫庭院时这样想到。

一个普通的,三皇子殿下又大发脾气了的早晨。

皇宫的仆人们都很习惯于此了:帝国最年轻的皇子是个坏脾气的小孩,他天生就拥有了一切,那么他自然也有跋扈嚣张和任性到极点的权利。

至于该如何应付怒火正盛的殿下,这个问题早已有了完美的解答。跑动间,女仆已经勉强能看到被葱葱绿叶遮住视野的小路尽头,以及站在尽头墙根下某一株蔷薇边的年轻人。

“阁下!”她唤道,声音还有些喘,“安迷修阁下!”

安迷修转过身,有一朵半开的白色花苞正好从他身后探出来,就像是被别在鬓角的花簪。女仆看着他带笑的脸庞不禁怦然心跳,而这也实在怪不得她。

这是一个俊俏的年轻人,看面容他甚至还算不上男人。他有柔和的脸颊弧度和总是弯成新月似的眼睛和嘴角,这些在皇宫中极少有的特征都让他更像是个好脾气的小花匠。他就像一株没人看管下生长的野蔷薇,没有这宫殿里处处可见的精致矜贵,却生机勃勃得令人心情愉快。

“美丽的小姐,您找在下有什么事吗?”他友好地问道。

女仆定了定神,“三殿下他,呃,在找您。”

“哦。”野蔷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这冲淡了他原有的天真意气,从而终于融入这庞大宫廷的沉谧氛围之中。

“我明白了。”他挂上了像是被精准测量过弧度的微笑——属于一名矜持高贵的骑士的微笑。

女仆这才恍过神来——他从来都不是什么野生植物。他是三皇子的琉璃罩里被精心教养过的独属一人的玫瑰。


“叩叩。”

安迷修用指节叩响华丽高耸的门扉,理所当然地无人回应。

“哎呀,殿下他……”他带着歉意的笑转向女仆,“这里就交给我,小姐您去做自己的事吧。”

女仆点点头,离开时又有些不安地看了眼立在门前的骑士。能摆平三皇子的只有这个人,但皇宫的下人们也偶尔会担心他会不会被暴怒的殿下殴打折磨——他带着脸颊嘴角的伤口,走姿奇怪地跟随在殿下身后的情景也不止一次了。

在女仆为他的“悲惨遭遇”几乎要热泪盈眶时,安迷修已经不待主人允许便推开了门。卧房中央的床上堆着柔软蓬松的被褥,把睡在里面的人遮挡严实。

“谁准许你进来的。”皇子说道。

安迷修轻步走到床脚,姿态优雅地躬身行礼,“是我失礼了,殿下。”

“那么你准备好受罚了吗?”皇子的声音倨傲且冰冷,像柄利刃般划开沉重空气。

“在下甘愿受罚,”安迷修镇定地回答,“在您起床之后。”

“嗤。”皇子笑出了声,方才的骄矜冷酷便消散了。这让他显出这个年龄的男孩该有的模样,调皮且热爱恶作剧,又总有些坏点子。

“你知道该怎么样让我起床的,安迷修。”他说,声音里装满了快活的恶意,“可别装傻。”

安迷修冷静的面具松动了,他耳尖泛起些难堪的红晕。

他希望主人能回转心意,“殿下……”

“我说了,别装傻。”可皇子的命令不容置疑。

 

点这里点这里!

 

片刻后仆人们敲响了门,他们有条不紊又小心翼翼地把热水、毛巾和簇新的华贵衣衫一样样放好,然后其中的一位到床边请示尊贵的殿下:“请让我们服侍您沐浴——”

“不必了,”皇子毫无礼节地拒绝了,“滚吧。”

毫无意外的结果,仆人们便再次排着队悄声离开了。安迷修放轻步子跟在后面往门边靠近,在暗暗倒数到一的时候听到皇子说:“滚回来。”

安迷修丧气地垂肩叹气,只得听天由命。转回身时皇子已经赤着脚走到了屏风边,他粗暴地脱下睡衣丢在地上,而睡裤甚至还半挂在大腿上没提上去过。

“我是您的骑士,不是佣人。”安迷修第八百次说道,而皇子坏笑着第八百次回答:“得了吧,你现在还不是骑士。”

“总会是的。”安迷修不服气地嘟哝一声,一边拾起睡衣折叠起来放到浴桶旁的矮桌上,结果在起身时被突然跳进浴桶的雷狮溅了一脸水。

他怒气冲冲地瞪向恶作剧的臭小子,却看到皇子把自己埋在水里只露出一双狡黠眼睛,还故意吐出一串气泡在水面上咕噜噜作响。

安迷修便泄了气——每当皇子作出这副坏男孩似的幼稚模样时他便再生不起气,哪怕他清楚这不过是过于早熟的男孩用来撒娇讨好的骗人的小把戏。

“请您成熟些吧,”安迷修无奈地说,他起身取了舀勺和香波,站在浴桶后为皇子清洗头发,“至少不该什么事都要我来帮您做了。”

皇子不知所谓地哼了两声,十分享受般眯起眼用脸颊蹭了蹭安迷修的手指——“小心别把泡沫蹭进您眼睛里了!”——然后把脑袋沉沉地仰在安迷修手中。

冲掉泡沫后皇子懒洋洋地赖在浴桶里不愿起,安迷修只好又加了热水免得他冷。拾掇好一切后他站到皇子身后两步的位置,这是骑士和他的主人应该有的距离。

在他无聊地快要站到发呆时,皇子突然问道:“安迷修,你爱我吗?”

安迷修怔怔地看向那颗湿漉漉的黑发的后脑勺,顿了两秒才回答:“是的,殿下。”

“你也爱那些女仆,花匠,或者是厨子。”皇子轻声说,“哦,你甚至还爱着鸟啊花啊之类的小玩意儿。是不是?”

“……”安迷修舔了下还微微肿着的下唇,忽然感到喉咙发干,“是的。”

皇子沉默了半晌,忽得笑了一声。

“没关系,至少我也是其中之一。”他近乎于自嘲地笑道,“那么对我说一遍吧,我爱你之类的。”

“我爱您,殿下。”

“叫我的名字。”皇子下了命令。

安迷修再次舔唇,现在他感觉喉咙里似乎有只绒毛柔软的小鸟想要扑腾出来。

“雷狮,我爱你。”

TBC

 

本来说这周能搞出来的,结果鸡血上头周三就写完第一章了!不过其实这一章没什么实际的内容,只是让主角闪亮登场一下。下更就要开始走剧情啦!

公关周末能更!这个周更还是不能断啊,一断就会犯懒的。

评论(38)
热度(2615)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