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十)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一) (九)

为了准备这次的采访黛安趴在办公桌上通了个宵,期间有起码三小时是在重温她早已烂熟于心的社交账号主页。

她得说能拿下这个任务是她本年度的第一大事件,甚至可以说是长那么大能遇到的最棒的事了。倒不是说采访那种大人物对她前途带来的隐性利益,而是因为黛安从念中学起就是那两人的忠实粉丝。

最开始只是被其中一人的外表和闪闪发光的头衔所吸引,十二三岁的女孩儿难免会幻想一些以自己为女主角的白马王子式的童话。但很快她意识到王子的身边没有白马,倒是有一个总是形影不离的骑士。

就算是沉迷于公主梦中的她也不得不承认,王子身边已经存在更合适的人了。

随着年龄渐渐的增长,摆脱少女时期的幻想后黛安反而开始看好那两人的恋爱。她跟朋友们打赌,拿明年毕业舞会上的舞伴来赌王子会和骑士相爱。

一开始大家都认为这两个算是在网络上和他们一起长大的同龄人只是挚友,每人都在打趣黛安得一个人去舞会了。可等到了第二年的舞会时风向早已经改变,黛安牵着篮球队队长的手滑入舞池,而几乎全国人都坚信那两人是天生一对。

之后的几年也有些许波折,两人分处异国难能团聚,但黛安仍能从数量骤减的合照中看出他们的亲近和默契。偶尔也有人担忧这对国民情侣会败给距离,可黛安总是相信,他们会有一场本世纪最盛大、最美好的婚礼。

这个幻想不同于儿时的公主梦,终于在几个月前成真了。

那时她守着电视台的转播哭了几小时,为两位新郎的每一个对视,牵手和吻失声尖叫。早看惯她这副傻样的父亲在一边嘲笑她,“这是别人的故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黛安也说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对两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人感同身受,也许是因为这年头虚伪谎言太多,她想从那份完美的爱情里汲取些安慰和力量吧。

在昨天刚接到通知得知王子在出访期间出了意外住院时黛安震惊得差点砸了手机,好在接着又了解到那两人现在都安安稳稳地待在医院里疗养,只是接下来的出巡计划要搁浅了。

把写满了笔记的稿子在桌上跺了跺,黛安深吸一口气稳下心神。这时她的搭档敲了敲门,黛安赶紧说请进。

维德是前阵子从首都来到这座小城的自由记者,行内的大人物向主编推荐了他,主编便特意邀请了他和黛安一起采访王子王妃。

“准备好了吗,黛安小姐?”

“差不多了吧……我也不确定。”黛安苦笑道,即将采访十几年来一直喜爱关注着的两个人,她实在没法做到信心十足。

维德安慰她,“我曾经有幸和王妃见过几面,他人很好。你不用太紧张,相信今天会很顺利的。”

“但愿吧。”黛安说。

 

因为消息封锁,医院里看起来和平日并没什么两样。黛安和维德在通往顶楼的楼梯间里接受了简单的问询和检查,然后跟在黑衣保镖身后上了楼。

最高层的病房走廊空无一人,黛安听着自己的高跟鞋叩在地面上的清脆声响只觉得心脏快要蹦出胸口。

“注意时间,拖太久的话我们会直接请二位离开的。”停在一扇门前,保镖冷冰冰地对他们说。黛安抿嘴,点点头。

而在看到门内对她微笑着的那个人时,黛安感觉到之前的一切焦躁不安都平静了下来。她微笑着和安迷修握手,在对方温柔的问好下放缓了心跳。

“您好,我是安迷修。”他引着黛安走入房间,向他介绍病床上的人,“这是我的丈夫,雷狮。”

黛安和维德在沙发上坐下,这间病房对于平常人来说太过豪华了,有些崭新的家具能看出来是前几天才从奢侈品商场紧急采购回来的。病床也被布置得相当舒适,只可惜坐在上面的王子殿下脸色算不上好。

“真不好意思,”安迷修显得很抱歉,“我先生今天有点不舒服,恐怕没法回答太多问题。”

黛安脑子一时空白,好在维德帮她做了答,“殿下能接受采访就已经是我们的荣幸了,请千万别因为我们影响到您们的身体。”

安迷修为他们倒了茶,端到沙发前的矮几上后坐到病床一侧的扶手椅上,“感谢你们的理解,那现在就开始吧。”

采访进行得相当顺利,就像维德所说的——也是黛安在这十几年中所了解到的——安迷修是个脾气和教养都极好的绅士,他会在黛安一时口拙时体贴地等她整理语言,也真诚又郑重地回答了每一个问题。

雷狮也和黛安所想象的相差不多,也许是因为身体不适而少言,稍显得有些倨傲。在谈话的半途中安迷修突然倾身靠近病床,黛安猜是雷狮用某种二人专属的默契给他递了眼色,短暂的低声交谈后安迷修就次向黛安道歉。

“我可以一边接受采访一边削个苹果吗?”他露出无奈的笑,责备似的瞥了一眼病床上的人,“希望您能原谅这家伙病中的任性。”

“当然!请您随意。”黛安其实有些惊喜,这两人偶尔流露出的旁若无人的亲昵情态甜蜜得让她都想冲出去尖叫两声了。

最后那两只苹果有一小部分落进了黛安和维德的肚子,雷狮似乎有些不满地哼哼了几声,安迷修低声嗔怪道:“行了,你今年多大了啊?”

黛安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跳起来,又听到雷狮说:“反正比你小。”

安迷修被气笑了,然后半是责怪半是妥协地回他:“你也就只能折腾我了。等采访结束后你想要几个我都削给你,总行了吧?”

采访到了尾声,比起问答现在更像是闲聊。维德搁下茶杯,随口问道:“您们之后的行程都不得不作罢了,会觉得可惜吗?”

安迷修微微思考了一下,“我的话,前些年旅游时那几个城市都去过,所以倒算不上太可惜。但雷狮就是相当遗憾了吧?”

他偏头看向雷狮求证,雷狮还在吃苹果,没有立刻回答。

“为什么这么说?”维德接着问。

“因为海啊。”安迷修没再等雷狮,转回身看向两人,“雷狮从小最喜欢的就是大海了,这次出巡开始前就说最期待的是那几座海边的城市呢。”

 

采访结束后安迷修要送黛安下楼,保镖拦了一下,但他很坚持。黛安这才发现这位大众印象一向是随和斯文的王妃也会这样强硬,在电梯口等待时安迷修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她笑笑:“虽然知道他们是为了保护我和雷狮,但一直紧跟在身边还是会觉得不自在呀。”

黛安能想象到时刻被看管束缚着的感受,理解地点点头。安迷修便又笑,看起来便又是那个好脾气的老好人了。

“其实,雷狮也不喜欢这种生活。”他似乎是斟酌半晌才开了口,“一直被规定好了生活方式,每一步都只能沿着既定道路走。”

黛安意识到他这是在对自己透露心里话,这也许意味着短暂的相处后安迷修认为她值得信任。

“我是说,就好比参军这档子事,”安迷修说,“他可从来都不想做军官。”

黛安再次点头,她又开始感到紧张了,这次是因为她得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安迷修垂下眼,看起来疲惫且无可奈何,“但这是他出身王室的义务,他唯一能选的就只有军种了吧。”他自嘲地笑一下,“起码能经常待在海上,也勉强算是个安慰。”

黛安组织了半天语言,只希望自己能别显得冒犯,“没想到您们也会有这样的烦恼,我以前只以为王室的生活梦幻美好,看来是我太幼稚了。”

“别这样说。”安迷修安抚道,“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雷狮才是那个最幼稚的——他可是直到现在都声称自己的梦想是做个海盗。”

黛安惊叫一声,“我记得在十岁生日派对上殿下说过他最想做的就是海盗,我看过录像剪辑的!”

“你还看过那个吗!”安迷修和她一起大笑起来,“小孩子有这种梦想倒很正常,但他快三十岁了还认定海盗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职业,就真是傻透啦。”

电梯停在负一层,安迷修一直把黛安送到车边。他们聊得很愉快,维德体贴地退在半步后把空间留给黛安这个粉丝,为此她相当感谢他。

终归还是要分别,安迷修真挚地同黛安握手,“今天很愉快,黛安小姐。”

黛安努力控制自己别像个傻子一样攥紧手上下摇晃,“非常感谢您,我真是太荣幸了。”

安迷修欲言又止了几秒,“关于之前电梯里说的……其实我很愿意他能去做个海盗的——或者说航海家,合法的那种。”他苦笑,“但没有人能真正随心所欲。”

“您应该能明白这些话我本不该说,只是我偶尔也想要吐吐苦水,抱怨一下。这是个过分的请求,但还是希望您能别把这些内容写进稿子里,拜托了。”

黛安用力握了握他的手,“能获得您的信任我万分荣幸!”

 

“你不会透露出去的吧。”沉默地驶离了医院,一直看向车窗外的黛安突然说道。

维德轻声笑了,“我还以为黛安小姐也完全信任我呢。”

黛安从后视镜瞟了他一眼,“我希望你值得信任。”

“你真的觉得那些话是绝对不能让公众知道的吗?”维德反问。

“当然!”黛安有些激动,“如果被有心人引导,殿下很可能会被指责为不负责任,享受了国民的税款却不肯履行义务。身为新闻工作者你还不懂吗,想要靠舆论毁掉一个人是多么简单的事!”

“但也有另一个可能,”维德平静地说,“人们也可能会像你一样,认为殿下已经为王室付出得够多了,他现在有资格选择他想要的生活,不是吗?”

“你是说……”黛安愣了,她刚才确实没想到这个方向。但她还是烦躁地摇了摇头,“不管怎样,现在都不能……”

“现在当然还不能说。”维德同意道。

 

安迷修推开病房的门,雷狮正无聊地把搁在床头柜上的苹果核往对面墙上丢。

“你干嘛呢!”安迷修阖上门,赶忙过去拾起落在沙发和茶几上的果核果皮。

“你也太慢了吧,看到‘美丽的小姐’就走不动路了吗?”雷狮拖长了腔数落他。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小脾气耍够了吗?还想要多少苹果,我全削出来也不怕噎死你。”

雷狮冲他招招手,安迷修狐疑地看着他,慢吞吞走到床边。雷狮突然用力拉住他的手,安迷修一个站立不稳歪倒在床上。

“小心你的伤!”他叫道。

雷狮满不在乎地哼一声,“大惊小怪。”

“你到底想干嘛啊!?”安迷修恼火地试图站起身,但雷狮的手铁钳般扣在他腰上。

在我眼中你就是苹果。*”雷狮压低了嗓音,凑在他耳边说。

安迷修一僵,猛地抽身退开,“你恶不恶心。”他满脸恶寒,十足嫌弃地掸了掸刚才碰到雷狮的衣角,“这又是哪看来的言情台词?”

雷狮大笑着仰靠在枕头上,“就是刚才那位美丽小姐的大作啊!我搜了下她以前的新闻稿,在我看来她更适合做浪漫小说的编辑而不是新闻记者。”

安迷修拿着苹果和刀坐回扶手椅里,没再理他。

 

TBC

 

*在我眼中你就是苹果,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意译是“你是我心中最珍贵的人”,这里就是借用苹果玩了个无聊的老梗(。

写到病房和苹果就忍不住想cue一下水星老师,削苹果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顺便说一下,我其实好羡慕黛安小姐的,zqsg爱的那么久的RPS竟然有一天能HE……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叭(。

 

评论(54)
热度(2505)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