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十三)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本章有车,注意避雷。

前文


点这里点这里!


等他终于回到卧室时雷狮正靠在床头百无聊赖地玩手机,听到推门的声音时懒洋洋抬起眼皮看了一眼。

“我还以为你潜逃出国了呢。”他挖苦道。

安迷修翻了个白眼,“放心,在伺候好您之前我是不会逃走的。”

“原来你还记得我脏兮兮地待在这里动弹不得啊?”雷狮咄咄逼人地指责他,“身上黏糊糊的难受死了!”

“你就忍着点吧,”安迷修好脾气地忽视了他的火气,“把上衣脱了,我给你擦一下身。”

鉴于雷狮的非暴力不合作,他俩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打理好清洁。安迷修最后气得差点把特意用温水浸湿的毛巾狠狠抽在雷狮脸上,也只能板起脸用拒绝交流来表达不满。

安迷修生气了雷狮的气也就消了,他最近被拘在床和轮椅上活动受限,唯一的休闲活动也就剩下惹怒安迷修并以此为乐。

“你给我等着,”安迷修威胁道,“等你拆了石膏,我会把你从窗子扔下去的。”

雷狮幸灾乐祸地笑起来,“然后我会被浑身打满石膏地送回来,到时候你就有的受了。”


在车祸的一个月后,雷狮终于摆脱了他那条硬邦邦的石膏腿。医生给了他一对腋拐,并严肃地告诫他不要用这东西绊倒他的王妃。

安迷修站在他身后听得五官都有些扭曲。这个从他俩年幼时就为王室服务的老先生不知道给他俩的私斗善过多少次后,安迷修最早有学医的想法就是来自于他。而德高望重的医生显然太了解自己的患者了,因为雷狮很有些不情愿地哦了一声。

“其实我小时候想过像绘本的海盗一样装一只木棍子的假腿。”撑着拐溜达了半天后,雷狮忽然冒出来一句。

安迷修怀疑地看着他,“你难道在遗憾自己没有被截肢吗?”

雷狮拎着拐往安迷修身上抽,但卧床一个月的瘸子根本不可能打中灵活敏捷的目标,反而差点晃倒自己。

“你悠着点,”安迷修从还支撑在地上的拐的那侧转到雷狮身后,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多大人了能不能不要那么幼稚。”

谁知道雷狮耍赖似的直接靠在了他身上,“我多大都比你小。”

安迷修无奈,撑着大半个人的重量挪到沙发边上,小心翼翼把雷狮放下去。雷狮把他的腿搭到椅面上,像只慵懒的猫咪一样舒展开身体伸了个懒腰。

“说起来,你想不想要一艘船?”安迷修坐沙发另一端,雷狮立刻霸道地把脚压在他腿上。安迷修最近感觉自己的脾气都快被磨没了,索性托住他的小腿帮他放松肌肉。

“什么船?游艇?”雷狮躺下来,脑袋枕在扶手上,“我有过一艘了。”

安迷修点点头又摇摇头头,“差不多,但我是说海盗的那种船——或者说,你可以驾着它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的那种。”

雷狮微微皱起眉头。

“你什么时候产生的这种怪念头?”

“情人节快到了,我总得送你点礼物。”

“送一条船?”雷狮嗤得笑一声,半晌后他说:“随便你吧。”


雷狮没想到安迷修真的搞了条船来。

情人节一大早他就把雷狮给折腾醒了,衣装齐整地催雷狮快点洗漱。雷狮拖着脚步慢吞吞走到窗边——他现在可以偶尔不用拐了——然后掀开窗帘一角。

“你疯了吧,现在天都还是黑的!”

他震惊地冲安迷修大叫,而安迷修只是脚步轻快地离开了卧室,雷狮猜他是去厨房检查锅里的早餐了。他只好架起拐,满腹抱怨地跟过去。

“你要干嘛?现在才刚刚……”他转头看了一眼挂钟,“才刚到六点!”

安迷修正忙着搅动锅里的燕麦粥,抽出空回头瞥他一眼。

“我们要去看船。”他简洁地回答。

“船?”雷狮一愣,然后费了好大劲才从回忆里扒拉出来相关信息。他看着安迷修忙忙碌碌但明显十分愉快的身影,头一次觉得被这人摆了一道。

“还以为是玩笑话……”他嘟囔着。

“什么?”安迷修没听清,随口问道。

雷狮不耐烦地摆摆手,“什么都没有。”他趿拉着拖鞋回到卧室,从枕头底下翻出手机。

“凯莉,给我订一束玫瑰。”他有点烦躁地揉了揉头发,“什么?不需要,就只要红色的玫瑰就行了。送到,呃……我过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挂断电话后他把手机丢回床上,难得地被事态脱离计划和掌控而感到焦虑。他感觉到心跳在微微加速,耳朵也烫了起来。毕竟他们已经很久没互送过礼物了。

更何况是情人节礼物。


这次出行不得不带上保镖和司机,但安迷修把人数控制在了最少的两人。去往隔壁市那座造船厂的路程不算太远,但他们一路都陷入了某种暧昧又尴尬的气氛,安迷修看起来自得其乐地玩着手机,雷狮也没什么话好说。

他总是觉得口渴,喝光了自己的那份水后安迷修发现他把瓶子倒过来晃了晃,于是把自己的那瓶递给他。

“你早饭做的太咸了。”他没话找话地抱怨道。


终于抵达后雷狮感到放松了一些。他喜欢船也了解船,看到那艘正在有条不紊地建造中的船时心情放松了不少。

船厂主很早就等在了这里,他有点拘谨地和雷狮与安迷修握手,接着开始介绍这艘船。

他们聊得还算不错,因为船厂主也是个懂行的,雷狮提出的关于舷外挂机或内机之类的问题都得到了详尽的解答。他还告诉了雷狮不少内部设备的构造,这显然会是一艘品质上乘生活条件也足够豪华舒适的游艇。

安迷修一直走在雷狮身边,安静地等他们聊完。结束后送走船厂主,他得意地对雷狮挑了挑眉,“喜欢这个礼物吗?”

雷狮不乐意满足他的虚荣心,根本不搭理他转身就走。安迷修低声笑着跟上他,慢悠悠跟在他身后一步的位置。

“你喜欢的,是不是?”他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雷狮,你干嘛不理我?”

他坏笑起来,“你不会是害羞了吧?”

雷狮忽然停住,侧身拽住安迷修手腕把他拉了过来。安迷修瞪大眼睛听到腋拐咚得砸在地上,雷狮近在咫尺的眼睛掩在半合的睫毛后看着呀。

“你不会是害羞了吧?”雷狮好整以暇地重复了他刚才的问题,安迷修能感觉到他嘴唇张合间扑起的风。

安迷修猜到自己脸红了,他只能嘴硬地一边说没有一边转过身去拾腋拐。

凯莉订的花在他们离开前送答。毕竟是情人节,还是位处市郊的船厂,能订到那么一大捧新鲜的玫瑰再赶在这个时间送过来已算是不错。

可惜这份礼物是当着一大群人的面被送到的,那个有点缺心眼的送货小哥还大声叫了安迷修的名字,然后念出卡片上肉麻的情人节祝福。

安迷修尴尬地走过去接过花,雷狮则在一边哈哈笑着说给他点小费。

玫瑰有点太大捧了,坐回车里后安迷修感觉都有点抱不住。他稍微低下头就会抵到还沾着水珠的花瓣,只好僵硬地高高仰起下巴。

“头抬那么高干什么?”雷狮说,“让你放后备箱你不愿意。”

安迷修干巴巴地反驳他:“花很娇嫩的,那样的话很容易弄伤它们。”

雷狮从来都不理解安迷修对于花草的珍惜喜爱,“只不过是些花而已,本来就是看个新鲜。你还指望把它们在家里存多久吗?”

也许是不满雷狮对花的不屑态度,安迷修没再搭理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问道:“你打算给它起什么名字?”

雷狮转过头,安迷修正看着他。

“你还记得我的第一艘船吗?”雷狮问道。

安迷修有点奇怪,“是说你的那个小型游艇吗?”雷狮摇头,“那是指军队的舰船……?”他忽然想了起来,“是羚角号。”

雷狮点点头。那是只瓶中船,直到雷狮十三岁之前都放在他的书房书柜的最顶层。至于之后,它因为一场兄弟间不太友好的小争斗摔碎了个彻底。

安迷修还能记起来还是个孩子的雷狮是如何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只玻璃瓶,向他展示里面精巧逼真的袖珍船模。雷狮的眼睛闪闪发亮,透过玻璃看着安迷修的眼睛,“我以后会有一只巨大的海盗船,到时候就给它起这个名字。”那个孩子这样说过。

“就叫这个吧。”雷狮说。

回程的路上他们还是没太多话可说,但气氛已经全然不同了。安迷修还是动作僵硬地抱着那束玫瑰,在身体都快僵掉时雷狮忽然伸长手臂拽了他的手腕一下。安迷修疑惑地转头看他。

“给我。”雷狮面无表情地说。

于是剩下的时间里都是雷狮抱着花,下车时安迷修想接过来再把腋拐给他,但雷狮说他可以自己走点路了。

他捧着巨大的一束玫瑰,因为遮挡视线加上腿脚还不灵活而举步维艰。安迷修站在他身边半步外,看着他走路走得像只企鹅,忍不住想笑。

直到他们在停车场出口被三个人拦住,安迷修怔了一下,笑不出来了。

“是你说要见我的,结果让我等了那么久,这算什么?”嘉德罗斯两手抱在胸前,脖子上围着条看起来十分柔软舒适的围巾,差不多掩住他半张包子脸。他身上诡异地融合了可爱和可怕两种特征。

雷狮把玫瑰甩到安迷修面前,他手忙脚乱了几秒才把花抱稳。他侧头看着雷狮,而雷狮的表情和气场已经和半分钟前截然不同。

雷狮微笑着对兴师问罪的嘉德罗斯做一个道歉的手势——既显得优雅风度又游刃有余——“我很抱歉,但接下来我的时间都交给你了。”

TBC


写之前搜了好多船的资料(虽然基本都没用到),感想是能随便就买艘中型游艇送人,安哥真有钱(x


评论(44)
热度(2486)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