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十四)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前文

 

嘉德罗斯一行三人丝毫没有做客人的自觉,先是为首的一屁股坐到沙发中央还满脸不耐烦,然后绿发的女性便以一种过于熟稔的姿态轻松找到厨房,接着从橱柜里拿出安迷修最喜欢的那一套茶具。

“呃,需要我帮忙吗?”安迷修有点犹豫地站在厨房门口,就在这时雷德——手下中的另一位,也是上次见到嘉德罗斯时的那个红发侍者——从他和门框中间的缝隙硬挤了进去,就好像安迷修和他是亲近到能这样忽视礼节地相处的朋友一样。

“祖玛!你需要帮忙吗?”雷德捧着脸,这个姿势让安迷修想起了他的学生艾比。她说起她的白马王子时就是这个表情。

蒙特祖玛冷冰冰地说:“不需要。”

安迷修猜这话是同时拒绝了两个人,准备离开。可蒙特祖玛又说:“我说的是你,雷德。”她微微转身面向门口,“殿下,能请您帮我取一下水壶吗?”

安迷修点头,走进厨房。

在他们并肩站在炉灶前等水烧开时,蒙特祖玛始终不发一言。安迷修漫不经心地思考他应该如何开启话题,但其实他很清楚自己从中学起这方面的尝试就没成功过。所以这也就是想想罢了。

蒙特祖玛泡茶的手法很熟练,在她刚刚把茶壶的盖子盖上时累雷德又蹿了进来。

“祖玛祖玛!能给我一只玻璃杯吗?”他快活地问道,蒙特祖玛拉开橱柜的门,掏出一只杯子给他。

安迷修看到雷德像是变魔术似的从背后拎出一只大瓶装的可乐,拧开瓶盖后倒了满满一杯。他忍不住有点好奇,而且雷德看起来很健谈。

他问道:“这是你刚才下楼买的吗?”

雷德笑嘻嘻地回答:“是下楼去车里取的。老大爱喝这个,所以我们去哪儿都带着!就算去火星也得带着!”然后他把自己逗得咯咯笑。

蒙特祖玛没理会他,拿出托盘把茶壶和茶杯摆上去。雷德端着玻璃杯跑出去了,大概是给嘉德罗斯送可乐。安迷修背着手靠在墙面上,看着蒙特祖玛过于慢条斯理的动作还有并不必要的反复挪动杯子的位置。

“祖玛小姐,”他思考了很久了,所以他猜这次搭讪——理论上这不算是搭讪,因为他已婚,而且并不打算和蒙特祖玛发展什么浪漫关系——会成功的,“其实您不必在这里拖延时间。我正巧打算去天台看星星,所以不会打扰到嘉德罗斯先生和雷狮的谈话。”

蒙特祖玛今晚第一次正视了安迷修,她的眼神相当锐利。但安迷修并不畏惧审视,他也确实很快过关了。

“带着茶去。”她把托盘塞进安迷修手里,“风很大,你会希望喝点热茶来取暖的。”

安迷修微笑着接受了她的“好意”,转身准备离开。而蒙特祖玛在他身后用她那个平静无波的嗓音继续说道:

“不过我记得今晚天阴,看不到星星。”

 

雷狮上来的时候安迷修已经发了好一会儿呆。

他说是上来看星星,实际上是打了通电话,和电话那端的人掰扯完时茶都已经凉透了。蒙特祖玛说的没错,风很大,他没了热茶喝很快冻得嘴唇发白。

雷狮倒是穿得很厚实,从后面敞开长外套的衣摆把他裹进暖烘烘的拥抱里。

“他们走了?”安迷修问。

雷狮点点头,安迷修能感觉到他的下巴蹭在自己后脑勺上上下摆动的幅度。

“哦。”

雷狮插在口袋里的手握在安迷修的腰侧,隔着几层布料仍把那一片的皮肤捂得发烫。安迷修不自在地挣了挣,雷狮没有拦,只是在他消停下来后又扣住顺手的部位。

“你这是干嘛?”他干巴巴地问。

雷狮说:“找星星。”

“哈?”

“找星星。”雷狮少见得耐心,给他重复了一遍,“你不是说来看星星。”

安迷修却先不耐烦了,“你少装傻。还不是被你的客人们赶出来的。”

雷狮嗤笑一声,“你本来可以老实呆在厨房。房子里隔音好得很,你根本不可能听见我和嘉德罗斯在说什么,蒙特祖玛也乐意在那儿看着你。是你自己非要找罪受,我能有什么办法?”

“我就是想自找罪受。”安迷修冷冰冰地说。他不擅长表现得冷酷,所以这个口吻只是在模仿蒙特祖玛。

“对啊,不然你也不会和我结婚。”

安迷修哼了一声,“说的好像我是自愿和你结婚一样。”

“哈!”雷狮发出一个短促的,像是讽刺的笑声,“说得好像你不是自愿和我上床一样。”

话题到这里就算是彻底毁掉了。如果说雷狮在车祸后的这段时间一直致力于惹怒安迷修的话,他现在终于成功了。

安迷修反身推开他,脸上是冰凉的怒火,“是啊——但好在这桩荒唐的婚姻应该撑不到我们任何一个的下一次生理期了。”

“你为什么那么肯定?”雷狮看着他,嘴角还带着嘲讽的笑。

“我了解你,雷狮。”安迷修把双臂抱在胸前,这是一个下意识防卫的姿势,“如果你的那些计划不是进展到了足够的阶段,你不会那么张扬地把嘉德罗斯带到家里来。”

雷狮先是点点头,“看来你也没傻到家。”但他随即压低视线阴森地盯住了安迷修,唇缝间尖锐的犬齿看起来随时都能刺穿猎物的喉咙,“但是你错了。你不了解我。”

 

在雷狮终于恢复到可以直立行走之后凯莉开始每天来这里报道。他们在书房工作,安迷修则一直呆在起居室里,互不打扰。

“我还以为殿下会回学校销假复工呢。”凯莉某次问雷狮。

“他做什么和我有关系吗?”雷狮把刚刚看完的文件扔到办公桌上。

凯莉拿起文件,确认上面的签字,“有关系。我跟您汇报过,在登格鲁和他会面的那个人——”

“我知道。”雷狮打断她,“国内纸媒行业之首百生社的主编,一个满口谎言的诈骗犯。至今还没被丢进监狱只是因为他找到了个好靠山,也就是我的大哥。”

“既然您知道,为什么不采取行动?”凯莉顿了顿,她猜自己接下来的话会惹怒雷狮,但她现在是把所有宝都压在雷狮身上了,她可不想赔个血本无归。“不仅没有行动,您还解除了对安迷修的一切监控,包括行踪的调查和电话邮件的追踪。您是在纵容他背叛您吗?”

雷狮刀尖一般的目光停在她身上,“背叛我?安迷修?”他说得很慢,声音里浸透寒意,“凯莉,我觉得现在我需要提防的可不是我的王妃,而是你啊。”

凯莉眼中露出一丝困惑,随即她被恐惧击中,“你——”

“不假惺惺地用敬称了?”雷狮好整以暇地笑看着她,“其实我管不着别人的家事,毕竟我自己的家庭也不太和睦。但你们把兄妹之争扯到了王室上,我都不知道你是太自负,还是嫌自己命太长。”

凯莉能感觉到手心里慢慢沁出冷汗,她用修剪整齐的粉色指甲掐住手心,以疼痛来提醒自己保持冷静。

“你知道多久了?”

“从一开始就知道。”雷狮平静地说。

“不可能!丹尼尔他——”凯莉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忍不住自嘲地笑起来,“丹尼尔那老狐狸,口口声声说自己中立旁观,原来其实早就认好主了啊。”

雷狮笑得狡猾又自得,“他只是眼光太好——不然也不会挑中你。”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了。”凯莉紧绷绷地说,她仍觉得喉咙发干,太阳穴上的血管闷闷跳动,“既然如此,你也应该清楚你没有提防我的必要。我和鬼狐天冲势不两立。”

雷狮摊了摊手,凯莉看出来这是在告诉她“我清楚这一点,我刚才就是想吓唬吓唬你然后看你的笑话”。但他还是装作严肃地告诉凯莉:“最好如此。”

凯莉摇摇头,这个尴尬的话题该结束了。她还是有点担心安迷修和鬼狐之间有什么会对雷狮——也就等于对她——有所不利的联系,“你确定我的哥哥不会利用安迷修坏了我们的事吗?”

雷狮再次摊手,这次凯莉看不出任何意思。她不安地试图让自己相信这是雷狮胜券在握的表示。

“这和你无关。”

“我说过这和我有关!”凯莉恼火地用力拍在办公桌上,“你愿意为了一个愚蠢的、被你宠坏了的Omega送命我不在乎,但我不想给你陪葬!”

雷狮在凯莉来得及逃开前揪住了她的衣领,狠狠把她拽到自己面前。凯莉感觉到桌面上的钢笔、墨水瓶还有文件夹的金属扣都硌在自己胸口疼得不行,而雷狮可不会怜香惜玉。她忍不住在心里嘲笑安迷修的愚蠢,他得多傻才会以为这个暴君爱上了她。

“首先,他不愚蠢。”瞧瞧,这还有个更蠢的家伙在为安迷修说话呢。凯莉撇嘴,在被揭穿后她有点破罐子破摔了,毫不担心自己嘲讽的表情会更加激怒雷狮。

而雷狮只是慢悠悠地,用他出自王室的优雅语调和不容置疑的傲慢态度告诉她:“其次,我还没来及宠坏他呢。”

他松开手,凯莉站直身子后皱着脸整理被拽成一团的领结。

“所以,闭上你的嘴。”雷狮下了结论。

 

凯莉离开时安迷修也正好准备出门,她假笑着向他问好。

“您出门有事吗?”她随口问。

安迷修点点头,“和朋友约了晚饭。”

凯莉用余光看到雷狮就站在走廊拐角的墙边,而安迷修并没有注意到他。于是凯莉故意继续问:“是学校的同事?”

“不是的,”安迷修弯腰把拖鞋收进鞋柜里,“是名自由记者,他最近被百生社的主编邀请做一个旅游主题的活动。”

“那个绿头发的家伙?”雷狮不知道什么靠近了,他就站在凯莉身后。凯莉暗骂一声,因为她都能感觉到从后背传来的杀气了。

雷狮装作记不太清名字的样子,“叫什么来着?维,维什么?”

安迷修平静地看着他,“维德。”

 

TBC

 

这次的有点短……!其实是因为我又双叒叕出了点毛病,不是什么大病但是对理智思考有点不利(。

明天有事不能更,接下来希望可以日更到完结吧!

 

评论(56)
热度(2270)

Enou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