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拨打的用户是空号

【雷安】【ABO】完美公关(十六)

现代社会下的王子X平民。ABOParo,双方都自以为单箭头的双箭头。

这一章全是糖!!倒不如说在谈恋爱方面有了巨大进展……喜欢写他俩谈恋爱!

前文

 

安迷修在搅拌蛋黄和芥末酱的时候雷狮就站在门边看他。

说是吃晚饭,其实安迷修什么都没准备。他从来也都算不上厨艺好,只有面包是因为爱吃所以常做,家里总是不缺。这次也是他慌忙翻了冰箱里的食材,临时决定用前一天烤的黑麦面包做点三明治。

他一手扶住碗,另一手探到流理台另一端去够油瓶,有点远,他伸长了手臂也还是差一点点。雷狮大步走过来,一把捞起油瓶递到他面前。安迷修收回手,板着脸接过瓶子。

油得慢慢加,一边加一边搅动蛋抽,直到油和蛋黄渐渐融到一起。安迷修慢条斯理地摆弄,雷狮却是没两分钟就烦了。等安迷修搁下碗他立刻夸张地长舒一口气,拿起碗就要走,安迷修叫住他。

“你干嘛?”

“不是你说的,这玩意儿要放冰箱里冷藏过后才好吃吗?”雷狮侧着身,眉毛高高挑起看向他。

安迷修忍不住想翻个白眼,“那也得等做完了再放。”他说着从抽屉里拿出只柠檬来,从侧面切下一片,然后面向雷狮伸手。

雷狮把碗重重按在安迷修手心里,满脸不耐烦地又站回门边。

“你要是无聊就不要再这里等。”安迷修其实也被雷狮看得浑身不自在,本来还算熟练的简单步骤都做得小心翼翼,生怕搞砸了再雷狮面前丢脸。

雷狮哼一声,“我想在哪儿等就在哪儿等,你管得着吗。”

安迷修自然管不着,也懒得管。说实话他也有些担心雷狮回去检查电脑的浏览记录,刚才他一直被雷狮盯着没有来及清除所有痕迹。

“那你就在这里等吧。”他咕哝一句,把柠檬汁挤进碗里后继续慢吞吞地翻搅。等终于弄好了他递给雷狮,雷狮把碗放进了冰箱冷藏室里。

正好小土豆也煮好了,安迷修把它们捞出来和红萝卜一起切片,再把面包也切片抹上酸奶油后就把材料都往上面摆。雷狮两肘撑在流理台上看着他有条不紊地动作,等安迷修把食材弄好后准备去取蛋黄酱时才开始挑刺。

“太素了,我要吃肉。”

安迷修顿在原地,转回来时面上有一点克制的怒气,不着痕迹地瞪雷狮一眼,像是在说“你任性挑剔又故意找我的茬,但我是个成年人了,我不和你一般见识“。

这其实从十几年起就是雷狮乐此不疲的把戏。他向安迷修要某样东西,无论安迷修怎样反复和他确认了具体要求,等最后送到他手上时都会被嫌弃拒绝然后再添上一串新要求。就好比在做饭前安迷修就问了雷狮土豆和萝卜行不行,雷狮可是点了头的。

安迷修暗骂自己早该知道雷狮是多么难缠,和这混蛋置气根本就是自找难受。他故意动作粗暴地翻动冷柜,闹出好大动静来含蓄地表达不满,等拿着培根到炉灶前时又后悔自己耍脾气给雷狮看,肯定要被笑话成小心眼。

他这下倒是不气雷狮,改气自己了。直到培根碎都下了锅,在油里滋滋冒响,他绷着一张脸反省刚才的不成熟行为。用铲子拨动肉碎时他的手肘在身后撞到了什么东西,安迷修一个激灵才发现雷狮就站在他身后几厘米外。

“……又有什么不满意?”他感觉一颗心还卡在嗓子眼里,右手蠢蠢欲动想挥起铲子锤雷狮的脑袋。

雷狮耸耸肩,“我挺满意的。”

把煎得焦酥的培根碎倒出来沥油时雷狮主动去取了蛋黄酱,又拿了勺子舀酱往早就摆好盘的三明治上浇。安迷修端着肉过来,给每片三明治都放几块。他俩一人端一只盘子去餐厅,雷狮把餐盘放在桌上后又去酒柜拿了瓶威士忌过来。

“三明治配烈酒,还真是好品味。”安迷修不冷不热地嘲他。

雷狮也没理,把两只安迷修平时用来喝牛奶的玻璃杯搁在桌上,各倒了大半杯。安迷修正拿起三明治往嘴里送,看见他把其中一只杯子往自己面前推,警惕地伸手挡在面前。

“你自己要喝不关我事,别拽上我。”

雷狮微微用力,玻璃杯被抵在他们两人手之间,熏黄的酒液微微打着转漾出酒香。雷狮直直盯着安迷修,不容置疑的样子。最后是安迷修退了一步,松开手让雷狮把杯子推到他面前,只是又提醒了一句:“我喝不完,剩下的我倒掉了你可别嫌浪费好酒。”

雷狮摆了摆手,满不在乎似的,拿起自己那杯就喝了一大口。安迷修看着他微扬起的下颌下随着吞咽滚动的喉结,忽然感觉到雷狮心情不是太好。

“出什么事了吗?”他觉得自己算是有义务关心一下雷狮的身心健康,虽然雷狮并不一样愿意告诉他。

玻璃杯重重落在桌上,雷狮抬眼看了安迷修一眼。出乎安迷修的意料,他开了口,“回来的路上嘉德罗斯打了电话给我。”他嘲笑似的嗤了一声,“不过是个有利用价值才会被我看中的小鬼,还真以为能对我颐指气使了吗?”

他没细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安迷修猜总归和这两天腥风血雨的网络骂战脱不开关系,难免有点心虚。

“你们两个明明是互相利用,半斤八两。就别嫌人家管得多。”安迷修说。

雷狮又喝一口酒,“也是。”他喝得有点快了,安迷修忍不住开始担心他也会醉得很快,“我也没幼稚到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置气。”

“那是为了什么不高兴?”安迷修说完后雷狮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又垂下眼皮吃东西。安迷修熟悉那种审视探寻的眼神,这才察觉到自己问得太快太急,已经足以引起雷狮这种人本能式的警惕心了。

可雷狮今晚不知是转了性还是怎的,仍然回答了安迷修:“计划出了点变数。虽然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的麻烦,但我不喜欢事态超出我掌控的感觉。”

安迷修知道雷狮说的是实话。他想知道更多,说不定是酒精作祟雷狮会继续坦诚以待,但他还是决定到此为止。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得向雷狮坦白,但不应该是今天。

于是安迷修拿起杯子抿了一口酒,“没关系,你总是会把一切重新掌握回手中的。不是吗?”

雷狮若有所思似的盯着安迷修,直到安迷修感到有些不自在。这时雷狮才轻轻笑了一声,他拿起玻璃杯,手腕微晃着转动酒液。

“当然。”他把杯口向安迷修的方向倾了倾,“Cheers。”

一饮而尽。

 

安迷修起身准备收拾碗碟时雷狮提醒他酒还没有喝完,安迷修埋头端起叠在一起的几只盘子,小心翼翼往厨房送。他刚把盘子放进水池里雷狮就跟了过来,手里还拿着小半杯酒在安迷修眼前晃。

“不要浪费好酒。”他笑眯眯地看着安迷修。

安迷修有点无奈,“之前就跟你说了,我喝不完那么多。”

雷狮却不依不饶,一手扣住安迷修的后颈后就把杯口向他唇边凑。安迷修左右躲闪,终于脱开桎梏闪到一边。

“你喝醉了,回卧室休息吧。”安迷修提醒道,“等过会儿整理完卫生后我会喝光的。”这算是善意的谎言,因为雷狮很少笑得那么阳光灿烂,显然醉得不轻。

“不要。”雷狮干脆地拒绝了,而他这幅腔调让安迷修回忆起二十年前那个难缠又霸道的小男孩。

“别任性,”安迷修耐着性子哄他,“我保证会喝完的。”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像是在判断安迷修是否在说谎。他很快得出了结论,“你不会的,”他轻飘飘的,平静又笃定的语气让安迷修无端有些难过,“你对我说过太多谎了。”

安迷修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他有点谎,因为担心雷狮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同时又开始感到委屈。

“你也对我说过很多谎。”他最后这样回答。事实证明酒精确实会让人智商下降,他俩现在就像是一对在绝交前互相清算的小学生。

雷狮却立刻否认了:“我没对你说过谎。我至多是不告诉你,但我不会对你说谎。”

安迷修发现自己忍不住想要相信。他大脑飞快转动着试图找出反例,而雷狮靠近得太快,他反应慢了半拍就失去了逃走的先机。雷狮再次牢牢钳住他的后颈,而这次他换了一种灌酒的方法。

“唔!呃唔——咳咳!”

安迷修捂着嘴咳嗽,但大部分的酒以及顺着被另一条舌头狠狠压住的舌根灌进了食道里。烈酒涌入胃袋,安迷修感觉到从喉咙到腹中都燃起一串滚烫辛辣的火花。

而雷狮低着头轻柔地吻他,从额头到眼角,浅浅的吻一路覆下去,最后盖在安迷修的唇边。

“你醉了。”安迷修低声说,他试着想躲,但身体的本能反应却拖了后腿。他又说了一遍,比起提醒雷狮更像是在警告自己,“我们都醉了。”

“嗯哼。”雷狮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仍继续亲吻他。他甚至没有再嘴对嘴地接吻,只是像只温顺黏人的大猫似的,脸颊蹭着脸颊,胸口挨着胸口,用相贴的皮肤和身体反复确认安迷修的存在。

可是安迷修是全世界最了解雷狮的人。雷狮从来都不会耻于暂时的示弱,因为他的温顺只会是用来迷惑猎物的伪装。而猎物显然已经上钩了。不管多么心知肚明,安迷修还是会上钩的。

两人都不在生理期,甚至连信息素的影响都没有太多。这样的做,还是第一次。

 

三月底的时候天气已经很温暖了,安迷修出门时在衬衫外面穿了件棒球衫,戴了副遮脸用的黑框眼镜又扣了个鸭舌帽,雷狮看到后嘲笑他三十了还扮嫩。

安迷修懒得理他,转身就走了。着一个多月他俩都有点半尴不尬的,不过主要还是安迷修这边觉得不自在,雷狮倒是一切照旧。

安迷修偶尔想到这事也觉得奇怪,要非说的话,他俩连热潮期都一起解决过两次了,更别提雷狮的易感期大半要靠安迷修自己动。可到了现在他忽然才有了“睡了发小”的真实感,最开始两天连直视雷狮并且做到不脸红都困难。

他坐进车里,甩甩头甩开胡思乱想。他准备去见维德,其实他猜得到雷狮多少已经查到了他这几月都做了什么,于是也越发不加遮拦。雷狮既然没问也没干涉,安迷修便索性不多想专心做好自己的事。事情进展得很好,他其实也有些期待了,期待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亲口告诉雷狮实话。

和维德的见面也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一切进展顺利,双方虽说不过是互相利用,时间长了安迷修也不是总能冷脸相对的脾气,偶尔也会聊几句无关痛痒的闲话。

维德收到邮件低头查看,安迷修也正好看了看时间,差不多要准备离开了。他打算等维德收起手机后就道别,可维德抬起头看他时神色有些复杂。

“怎么了?”安迷修不解。

维德只摇了摇头,然后把手机递给他。安迷修接过来,上面是一则几分钟前刚发布的新闻截图。

“三王子驾车被记者狂追围堵,于城南隧道遭遇车祸,现伤亡不明。”

 

TBC

 

对,又车祸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在这里说一下,公关的大纲时从最一开始就确定了的,也就是说虽然两次车祸会很狗血,但我还是决定这么安排。第一次是有太子的原因,这第二次,在明天的更新里就会有解释。我个人认为剧情的安排虽然太戏剧化、太狗血,但是勉强能算是合理的。

此外,这第二场车祸有某著名王室车祸事件的启发。没有任何不尊重逝者的意思,除了这个新闻标题之外也没有任何相同之处了。

评论(37)
热度(2048)

Enough.